返回列表 發帖

陰陽八卦掌與八卦掌,與心意六合拳的關聯——顏紫元

本帖最後由 朝烜 於 2012-1-29 23:27 編輯

資料來源:http://kungfuwushu.world.edoors.com/CHqkNOdf7tMc
陰陽八卦掌與八卦掌,與心意六合拳的關聯——顏紫元

在 我多年來對拳術及拳史的研究中,

越來越發現陰陽八卦掌(即陰陽八盤掌)與八卦掌的區別,就同戴氏心意拳與形意拳的區別一樣。

“八卦掌”是對“陰陽八卦掌” 的創新,創始人是董海川(1816-1882),

就同“形意拳”是對“戴氏心意拳”的創新一樣(郭維瀚及李洛能是創始人)。

註:李洛能 (1807-1888)

八卦掌流派因董海川的不同弟子所形成,

就同形意拳流派因李洛能不同弟子所形成一樣,兩者的演變過程有著驚人的相似處。


陰陽八卦掌亦稱“陰陽八盤掌”。

此 “陰陽八盤掌”名,是處於閉塞村落的河北文安北斗李村人—陰陽八卦掌大師任致誠(1878-1967),當年見到1934年天津出版的孫錫坤著的《八卦拳 真傳》一書時,感到與自己練的“陰陽八卦掌”有相似處,似乎是同源異流,為了避免混淆,便於1937年以“陰陽八盤掌”之名自費出版其書。

而任至誠大師的 師兄肖海波的一弟子程友功(程廷華的二子,因程廷華故世時程友功尚年幼,後從肖海波練)的傳人至今也保持著原稱“陰陽八卦掌”。

註:任致誠有三位師兄,

      大 師兄劉寶珍(1861-1922)固安縣紅寺村人,劉寶珍後又從董海川練,其時董已年

      邁;

      二師兄固安縣獨流村人肖海波(1863-1954)及

      三師兄任邱縣梁召人任樹南

      前二位在任致誠學藝時早已離師,

      據說三師兄任樹南的功夫最純(比任致誠、任致忠、任致和受藝早),惜一生未傳人。

      大師兄 劉寶珍一支的傳人郭振亞於1983年在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八卦刀》一書中述其源流時道:“此刀術為河北固安縣著名拳師劉寶珍先生授予郭夢深,郭傳其長 子郭振亞,得以保留至今。劉寶珍受藝於八卦掌大師董海川和李振清,劉既獲真傳又融合兩師之刀術精華,乃衍成這一風格獨特新穎的‘八卦刀’術的表演套路,為 中華武術的繁榮做出了貢獻”。

      劉寶珍因兼師董海川,故與任致誠一脈的“陰陽八卦掌”有區別了,

又因劉寶珍去拜董海川為師時“董已年邁”,且劉寶珍已有相當深厚的“陰陽八卦掌”功夫,故他這支的風格與董海川的其它弟子(投師前,大多學的外家拳)的八卦掌的風格也很不同。

      肖 海波離師後,於1881年在北京以“四尺二寸八盤刀”的器械(此刀為李振清所贈)為門戶標記,會見了一個旅京的河南溫縣人陳僕其人。肖、陳二人互演拳法, 由此認了同門。

當時陳僕已年屆八旬,可見陳學此拳至少要早於李振清學此拳二、三十年。

肖海波當年會見河南陳僕時,陳已告知肖氏原在河南秘傳八卦掌的人士, 已經轉移到“熱河側坡”;由此引起肖氏去“熱河側坡”又學了“陰陽八卦掌”八年。
      因此肖海波一脈的傳人與任致誠一脈傳人的拳藝幾乎一致,只是多了不少內容。

      任致誠尚有師弟霸縣苑家口鎮趙廷之、蘇景田,但任致誠似與這兩位師弟未曾謀面。

      任 致誠十六歲時即1890年時與親兄弟任致忠、任致和一同拜霸縣葦家營(大魏家營)李振清為師,將其請入家里教拳。

據肖海波及任致誠二支傳人記載:

李振清約 出生於1830年左右,自幼習武,其舅曾任某鏢局經理,故其十六歲就擔任鏢行工作,至十七歲時,隨舅運鏢於河南,投貼拜師,乞求授業,學得“陰陽八卦掌” 奇技。

藝成後拜別師傅前,祖師對他說,數年前有文安縣朱家塢董姓者,曾學得此藝,若以後有不明處,可去問彼。

後李振清棄鏢行而雲游天下,以訪友談道為樂, 並在河北固縣、任邱、文安、霸縣等地授徒。李振清能縱身擒鳥,速度極快,是當時大名鼎鼎的“燕子李”,

於1900年投身義和團運動而犧牲在八國聯軍的槍口 下。

(註:與‘燕子李三’不是同一人,李振清是清末人,燕子李三是民國時期人)

      李振清生前未言明其師的姓名,不然其弟子肖海波絕無不知的道理,

“董夢麟”只是任致誠為了有所說明而取的祖師的名字,

就同八卦門人中梁振普傳留譜中指董海川的師叔“郭濟元”一樣,是個虛擬的姓名。

     任 致誠說這祖師是李振清在江南遇到,董海川的弟子也說董在江南遇到黃冠(即道人)傳授。在清代,就河北而言,河南可能就是江南了。

從1881年肖海波在北京 與一位旅京的河南溫縣人陳僕相會,互認了同門,及1955年一個自西安旅天津的劉君武所說其演的“陰陽八卦掌”(同李振清所傳得一模一樣),是學自河南的 一個舊鏢行武師中可知,其“江南”可能確實是指河南,這與肖海波一支傳人所說的完全一致,

這也與當年的河北大槍劉德寬在河南學得“六路方天畫戟”之情形相 似。

當然,也難排除因某些原因,那些人故意將河南說成是江南的可能性。

      從與肖海波認同門的河南人陳僕,及學自河南一個舊鏢行武師的劉君 武,及肖海波又去熱河側坡學“陰陽八卦掌”看,這位在河南陰陽八卦掌祖師(道家高人),不僅僅傳了其它傳人,更多的可能是傳了秘密抗清組織的人物。

如董海 川第一代弟子中馬維祺(江湖人稱‘煤馬’,常出手傷人),所遇受沙某(被董海川認為同門的)的致命一掌,以及醉鬼張三(1872年,張十二歲時遇奇人傳 授)的內八卦,都說明當時如陳僕、劉君武等那樣傳、練拳的隱士、高人還不少,

後來肖海波去的熱河側坡金丹八卦教練拳的反清組織人士,就不可能少。

      在 清代,不少民間武林高手多與政治風雲密切相關,

比如:1813年天理教(八卦教支系)的李文成、林清起義打進皇宮;

         1824年八卦教的離卦支系在山東臨清、東昌起義。(按:馮克善戳腳門祖師)

   又有1851年的太平天國運動;

         1861年魯西莘縣丘縣離卦起義;

         1865年馳騁黃河兩岸的捻軍起義;

         1891的熱河金丹八卦教起義和 1900年的義和團運動等。

八卦教利用練拳串聯群眾,拳術中又有“陰陽八卦掌”,八卦教等農民起義此起彼伏,在那樣的條件下,如果明目張膽地大講何地學 藝、何人所授、拳名“陰陽八卦掌”,那樣做,豈不招致陰陽八卦掌難傳,或者引來殺身之禍?

若將師藝說成已創,有違中國武術界的傳統道德。這就不難看出董海 川、李振清不願直說其師姓名之原因。

由此可見,不言師名,或用“仙傳”二字,乃是多有苦衷的隱言。

      這就同陳家溝第九世陳王廷曾與唐村的姑 表兄弟李仲、李信一起在千載寺拜道人學十三勢軟手、通背拳等,

後因李氏兄弟參加農民起義軍領袖李自成的部隊而被清軍追殺,千載寺也遭清軍焚燒,故後陳王廷 對子孫只字不提其千載寺之事,以至陳氏後人都不知這段历史,而造成混亂,

直至唐村李氏家譜的出現才得以澄清的情形是一樣的。

      在清代,這些起義軍都是殺頭之罪,董、李都不提其師姓名,可見其師與秘密的反清組織是有關聯的,但二人都說是有師承的而不是自創,這又是符合當時武林道德的。

      本人在河北學“陰陽八卦掌”(陰陽八盤掌)時,劉師(任致誠的弟子)及眾位任致誠傳人都告訴我這樣一個故事:
      陰 陽八卦掌的祖師是位秘密反清組織的人士(究竟是太平天國、捻軍還是其它抗清組織如金丹八卦教人士不得而知)。

董海川少年時在家鄉習武,成年後遠游,在河南 遇到陰陽八卦掌祖師,受藝多年,藝成後,由抗清組織派往北京,帶著謀刺清帝的使命而往,為了尋找機會接近清帝,便自閹而成太監進入肅王府潛伏以待機會。

後 來感覺到抗清組織難成氣候,清帝也無機會接近,遂放棄了謀刺的念頭。

由於當時京城中盛行武術,清軍也聘請著名拳師教授武技,

如萬字隊虎神營聘楊班候設教,

            前鋒營聘劉仕俊設教,

            扎萬齋則任神機營總教官,

楊露禪則在瑞芳王府教一些王公貴族。

因此當董海川的武功被發現後也於同治六年,其五十歲左右開始授徒。

為了對師尊及抗清組織有所交待,其將拳藝做了原則性的改動,

將“陰陽八卦掌”的關鍵功法一一隱去,

將其少年時在家鄉所學的八番拳等

(包括軟四趟和硬四趟, 由雄縣狄頭村李恭傳開口村董姓族居住的董憲周

        <雄縣新志>中稱董憲周‘威名震河朔,相從習藝者不下數百人’,是咸豐年間的

       著名拳師。

      而董海 川祖籍是山西洪洞縣,明初遷到開口村,後一支從開口村搬遷到朱家務,

      李恭傳的還有三趟洪拳、金剛拳、行門拳等 。)

中的動作抽出八個動作,一一按“陰陽八卦掌”中的第五式“地盤式—跑圈”,進行重整   這八個動作都在跑圈,步法一樣,只是手法不同,

後又不斷發展變 化,於是與原傳的陰陽八卦掌不同了,

同時也對其師及抗清組織有所交待了(即未將陰陽八卦掌的真傳傳出)。

      董海川的這種創造天才是相當了不 起的。

他授藝後,“弟子中絕大部分都是帶藝投師的,他在教授這些弟子時量材施教,把他們原有拳技按照八卦掌的技法要求,一一改編收入八卦掌”(見李子 鳴<八卦掌名家軼事> )。

傳授心法“純以口授,由弟子理解道理後,自己演示動作……”(詳見郭古民<八卦拳術集成>第20、21頁)。

這種“由弟子理解道理後”, 將自己所學過的拳藝進行改編、創造,

故爾眾弟子創編出了多種不同的六十四掌,以“暗合”一卦變八卦,八八六十四卦的數理,從而早在董海川的第一代弟子中就 形成了不同的流派。

      如尹福原習羅漢拳,他的弟子宮保田,所傳王壯飛的八卦拳系中就有八卦羅漢拳、烏龍拳等,史六原習的十二趟彈腿法和連腿都被改編收入八卦掌技術體系。

      這 種從董海川開始將八番拳改編成八卦掌內容的傳統,一直保留第二代、第三代八卦掌傳人中(以董海川八卦掌的第一代),

如少林無極門巨匠崔振東從尹福學藝(崔還曾得董海川師祖指點),尹福根據崔所學的少林拳進行改創,因此由紀晉山大師所傳留的崔振東八卦,宮保田八卦完全不同,

雖然崔振東與宮保田都是尹福的弟 子。

      非但拳藝上進行了徹底更改,名稱上也不再叫“陰陽八卦掌”,而稱“八卦掌”了。

這就同郭維翰隱去戴氏心意拳的最根本的功法後,所改創的拳藝,也不稱“心意”了,而稱“形意拳”了,幾乎是一樣的情形。

那麽董海川究竟隱去了什麽重要功法?
筆者在向劉老學“陰陽八卦掌”時,深深體會到它的古樸、至簡、至深。
它是一個非常科學,循序漸進的一個過程,

至關重要的功法是第一式:身法樁夾馬式,必須站三年才開始教第二式,

這與戴氏心意的身法樁蹲猴要先站三年,才能再傳步法一樣,

練功順序要求有著驚人的相似。

三年夾馬式練成,身法(臀收、堰月、三張弓與太極、心意的一身備五弓完全相同)已固定。

接著練第二式“鷹翻式”,專練腰肩法;

   第三式“穿掌式”,專練掌法,這都是在原地不動步,站著夾馬式練的;

   再接著開始動步,但不是跑圈,而是來回直線運動稱為第四式“自行式”,專練腿法
         然 後才是跑圈的陰陽擺扣步的第五式“地盤式”,擺扣步也稱陰踏陽扣步,與跑圈時的陰出陽入手相合,

其陰出陽入手也稱為“一掌勁”,即前手是第三式“穿掌式” 的變化,手心向上,

                                                後手是第二式“鷹翻式”的下手,掌心向下

(與董海川同治年間創的八卦掌雙掌心向下很不同,

      陰踏陽扣步與八卦掌後期與形意交流而產生的趟 泥步很不同),

這第五式是專練步法的(吳式太極拳中,二人纏桿即繞桿與悠桿等也是跑圈的陰踏陽扣步,其中悠桿帶著坐步與弓步的交替,並伴隨著身子的束與 長)。

第六式稱為“龍行式”,專練身法,左右穿行,是跑圈步法上的步法的縱深拓展。
第七式為“猴縱式”,是在地盤式的基礎上專練手法的。
到 了第八式稱為“穿林式”,由入林三穿掌及坐林式及前七式任意組成,隨心所欲的變化,

前七完全為第八式服務的,也就是第八式是前七式的融合成一個整體的表 現,而且可以任意變化,稱“盤拳過手”,它不是第八個掌法。

因此陰陽八卦掌的八式,與八卦掌基本八掌都是跑圈時不同的八個掌法,是完全不一回事。
      董海川隱去的,就是這個遞進過程及功法,而以陰陽八卦掌第五式的跑圈地盤式,來演練所有的八掌

也就是說同一個跑圈步法,不同的掌法而已,

因此不同的弟子可根據自己先前所學及個人好惡,創編不同的基本八掌,而這些只是掌法上的區別,無功法上的遞進與區別。

      這就同練形意拳直接練五行拳一樣,

            八卦掌也直接先練基本八掌(都是跑圈的)。

因此八卦掌與原傳“陰陽八卦掌”(亦稱陰陽八盤掌)有極大差別。

這種差別從任致誠的動作照與八卦門前賢的動作照上,無論是身法還是勁力的表現上都是斑斑可見,一目了然的。
      李 振清傳的陰陽八卦掌的手拳就這些,

在樁法練習後,由腰而腿而身,逐一通過鍛煉,再練習手法的運用,直至最後行步活變(即‘穿林式’),一環接一環地前後程 序,表現了整個拳技動作組織結構的嚴密性、系統性和科學性。

另外就是任致誠為了表現其用法而演示的二人過招二十四式

其器械只是四尺二寸全名為“陰陽八卦 藏身梅花點路刀”的長刀及

            長九尺兩端按槍頭全名為“陰陽八卦五虎穿林槍”的雙頭蛇槍。

刀法有歌訣如下:四尺二寸八盤刀,弔推緩扎最為高。

                  劈敗轉進刀一點,敵人退快亦難逃。

                  撩截拉剪俱屬點,分鬃護腿蛟龍削。

                  參破此刀奧妙意,臨陳沖鋒逞英豪。

刀共八式,分別為弔刀式、推刀式、拉刀式、緩化刀、

                        劈刀式、撩刀式、扎刀式及分鬃式。

槍法歌訣有:一桿九尺雙頭槍,十八兵器他為王。

           弔龍虎坐人難曉,搖頭擺尾敵人降。

           纏絲轉環截扎式,橫欄扁卡擁挫忙。

           參透此槍奧妙法,萬馬營中姓字香。

槍則五式為弔龍式、虎坐式、虎捕式、青龍擺頭式、青龍絞尾式。

其刀法、槍法也甚簡單,練熟後可任意變化,而變化無窮。

從現存 的資料看,陰陽八卦掌堪稱中國武術拳派中內容最簡潔扼要的拳派,該拳要拳“七年始成”。
李振清原傳的陰陽八卦掌無六十四掌式其它拳套。

從 其理論上看,其“九訣一身”之理論顯然是受到心意拳三三九節理論的影響。

身法及勁意上,一身備五弓,纏絲、棉軟、緩化、猴縱、貓撲、虎罩、鷹翻似乎也參照 了太極、心意的身法、勁意的理論,

步法上進、退、斜、橫、盤、踮、閃、轉並以神速連貫著稱,似乎也參考了心意拳的步法,並彌補其不足,

技擊上,以專走偏 門,出奇兵而制勝,與太極、心意的正門及正斜相演而相互輝映。

其第一式夾馬式專練丹田內氣與身法;

第二式鷹翻勢專練斜正、曲折中節;

第三 式“穿掌式”專練胯以上身子的束長與偏斜;

那麽第四式自行式猶同周口河西心意六合拳的狸貓上樹虎撲把

    (周口的起腿步過膝,專打迎面骨及兩膝,手法是雙掌向 上挫的虎撲把;

        而自行式起腿除了打迎面骨及兩膝外,高度可不斷變化,可打丹田、心窩、膻中、

        下頦,與吳式太極的金雞獨立腿法相似,

        自行式的手法是雙掌向下 的虎罩掌)

陰陽八卦掌的第五式地盤式跑圈陰踏陽扣步都是腳跟先著地,腳掌再踩地,是腳部的陰陽變化。暗含著刮地風及截腿,並帶著踩意。

與 心意六合拳的踩腿的含義是一致的,幾乎是心意踩腿的跑圈練習,與八卦掌無腳部陰陽變化的平起平落的趟泥步不同。

(註:據形意拳名家郭雲深弟子劉緯祥 1934年出版的《保定中學形意拳術講義》  第一   

         章“形意拳之历史”中說:“……距今四十年前清光緒年間,余與同盟兄弟太極拳家

         劉德寬、八卦拳家程庭華、形意拳家李存義耿繼善等會於北京後門,共 商合太

         極、八卦、形意三門為一家。 自即日起,此三種拳術即不分畛域,消除界限,練一

         種者拳可以兼學他拳,並可互相授受…… 故每集會集數十人。”此後,八卦拳的

         步法中,才興起了走“趟泥步”。)

如果說第五式地盤式跑圈是同心意六合拳的踩雞步、蹓雞腿一樣,是練 步法得基本功的話,

那麽陰陽八卦掌的第六式龍行式則是同心意六合拳的龍行步、雞步調步,是步法上的縱深拓展。這一式中雖然主要的步法軌跡呈S狀前行(不是 跑圈),然變式中卻毫無限制,橫沖直撞、閃展騰挪、縱橫交錯、四面八方、翻轉反側,進行穿行沖撞,與心意六合拳的龍行步、掂腿調步、擰翻小拓幾乎同出一 源,而僅是不同的手法與玩法。

同時,第六式龍行式的手法猶同形意六合拳的束身單把。

因此本人對陰陽八卦掌作出如下推斷:
1.創始人為一隱士高道,並與秘密的抗清組織有關。
2.地點為河南近洛陽、濟原、博愛、溫縣的黃河兩岸區域。
3.形成時間約道光年間。
4.理論:借用了心意門的部分理論。
5.技術:與心意門似乎存在著互補關系。

6.創始人完全可能對太極拳、心意六合拳是熟悉的。
   (註:八卦掌是於同治年間形成的)

由於陰陽八卦掌少為人知,因其與當時的秘密抗清組織相關聯而未言明祖師姓名,

故一百多年來,有不少人對其历史胡編亂造。

首先是董海川與李振清的生卒。
把董海川壽命改成八十多歲的,大有人在。
董海川卒於光緒八年(1882年)冬,這一點在舊文獻中出入不大。鑒於尹福等於光緒九年春為董立第一座碑,可以肯定董的卒年無誤。

至於董的生年,北平《體育月刊》1932年一捲五期中《記董武師》一文載:董海川卒時“年六十又六”。(註:應生於1816年)

另據載:董海川同治四年來京,六年開始授徒 ,五十餘歲。

這與《尹福軼事》中說:尹從董學八卦時,“當時董先師五十餘歲,盤腿坐在炕上”,是一致的。

毓慧《八卦轉掌匯覽》中指明:“(董)太師同治四年北來”。
李子鳴《八卦掌悟通》載:“自從八卦掌的首傳人(董海川),約在五十多歲,在1870年左右,在北京開始收徒……”。
因此董海川年66歲是正確的,即其生卒1816年—1882年。

李 振清:據肖海波、任致誠二支傳人的資料顯示:李振清生於1830年前後,卒於1900八國聯軍槍口下,即1830年—1900年。

李振清回河北開始傳藝應 是1870年以後的事,倘若此時劉寶珍始從之學,因要“七年始成”,故待其學完時已近1880年,此時他再去京城向董海川學,與“董已年邁”相吻 合,1882年董海川亡故。

然而,康戈武先生,為了給自己弄出一份“武術研究生畢業論文”,在文中武斷地將李振清推斷成1855年生。

試想任致誠的“自序”中說“餘幼好武術,十三歲受藝時,李師年已古稀”。如果說古稀有些誇張的話,那麽六十來歲時貼切的,董海川六十餘歲已被稱為“年邁”, 任致誠十三歲時為1890年,此時李振清為六十歲,因此與任致誠的描述相符。

如果按照康戈武的說法,1890年李振清才35歲,就被任致誠稱為年邁、古稀 了,豈不是笑話?

康戈武的推斷論據非但不科學,同時也難排除其為了達到“有效論文”的目的,而進行的自我更改,故不足為信!
      為了達到這一 目的,康先生還特意說了一個故事,即“1900年李振清參加義和團,抗擊外國侵略者。由於他從小眼睛近視,一次,見到一列人進村,誤認為是義和團隊伍,就 一邊喊著‘師兄’,一邊迎上前去。不料對方是‘洋兵’,當即將李振清槍殺於村頭”。

這種刻意貶低李振清的做法,就同陳家溝人說“楊露禪是老病鬼,學太極是 為了治病,功夫不行”的目的一樣。

試想,一個縱身能擒飛鳥,被武林界稱為“燕子李”的武術大師李振清,豈能連比飛鳥大無數倍的人,而且是一大隊人都看不 清?

這是制造笑話,這種借托“是當地村莊人說的”來進行貶低的做法,想必也是康先生的創造之一。

其次:舊時代武林上最重師承,難道李振清 的直接弟子劉寶珍、肖海波、任樹南、任致誠等都不記得誰是自己的老師?

就同尹福、程廷華記不清自己的老師是誰一樣,可能嗎?

如果李振清不是練陰陽八卦掌而 是練少林拳的話,為什麽海肖波、任致誠要說是他的徒弟?還不如說是董海川一支傳的,不然拳法上如何去吻合?

再看,劉寶珍的徒孫郭振亞寫的書,若劉寶珍未對其傳人說他有二位老師即李振清、董海川的話,郭振亞為什麽把遠無董海川名聲大的李振清拉進來?豈不是極違背常理?

郭振亞書中源流正說明無論是劉寶珍,還是劉寶珍的徒弟郭夢深都是尊師重道的,郭振亞也遵循這個傳統。

第三,本人早年習武時,曾拜八卦掌大師崔振東的得意弟子紀晉山大師為師,

                        又曾拜訪過宮寶田的弟子王狀飛

                        四川的八卦大俠呂紫劍大師,都說董海川得高人隱士傳,

這就同心意拳的馬學禮得隱士傳一樣。

董海川的侄兒良誠多次攜子幫慶進京探望其伯父董海川,幫慶生前說他叔祖父只說在雪花山學藝,藝自 “仙傳”而不言師名。

此事村中老人均知(此系幫慶之孫董紹勤近證)。

除此之外,董公的第一代弟子最有發言權,請見碑文:
(一).光緒九年春二月的碑文:“先姓董諱海川,世居文安城南朱家務……及長,遍游四方,過吳越巴蜀,舉凡名山大川無不历訪技奇,以壯其襟懷,後遇黃冠授以武技,遂精於拳勇。哀痛難忘,小議立表以伸響得忱。”
(二).光緒三十年春上碑文:“師董公……訪友於江皖,迷失道入亂山中……一道者裝,童顏鶴發,遙謂之曰:汝來何遲乎? 遂日授擊刺進退之法、練神導氣之功。凡其所傳,皆平日未聞未睹者……福等久忝門下,未忍沒其芳,徵用特略志梗概,銘諸貞石之。”

兩塊碑文均無“始祖”“創始人”“創始”之字句。
      第二次立碑時已過了二十年,仍說是南游時得山中道人傳授。

這 兩個碑文都是董海川的大弟子尹福立的,最具權威性,是記載董海川生平最真實地文獻,是研究八卦掌源流地第一手文字材料,與董公的侄兒良誠在董公處獲知的“ 仙傳”是一致的,說明董公從未說自己所創,自己也說是得道人隱士的“仙傳”,

而其第一、第二、第三代弟子都尊重這個師承。

如孫祿堂於1916年《八卦拳 學》序中說:“八卦拳不知創於何時何人,聞有董海川者……涉跡江皖遇異人傳以此技。”

學藝於“九華山”之說,是從馬貴等1930年為董公立的碑文開始出現。

1932年姜容樵根據張驤伍、丁齊銳(都是李景林部下)的編造,攥文寫《太極八卦致考二》,開始出現畢雲霞、避月俠、畢燈俠等名號。
同時期還出現郭濟元的名號。

更 有甚者,還說武當劍傳人宋唯一(宋唯一於清光緒初年得其師張野鶴傳授)是董公的師弟,將宋唯一與李振清搞混了。

李振清的確曾進京謀見董公一面,董在王府為官,顯赫京城,對師弟怎麽那麽冷淡,致使其眾徒不聞有赫赫大名的“燕子李”這位師叔。

說明董公有“隱言”,這“隱言”正是其初進京時所負的使命,故不願讓 人知道,盡快把師弟打發走,對人只字不提有師弟來訪一事。

第四,康文說:“劉寶珍只學於董海川”,然無論劉寶珍的傳人的文章,還是其拳術風格都說明康先生的這一說,是康的一廂情願。

康文又臆測,肖海波、任致誠也是向劉寶珍學的。

難道舊時代這些武術大師都能背棄尊師重道的社會準則,把自己的老師說成是別人,或把自己的老師說成是師兄,這種臆測太離譜了。

第五,最重要的,是拳法的技術理論組成。

陰陽八卦掌簡樸、精深、功法遞進嚴謹,豈能肖海波、任致誠學了劉寶珍復雜的八卦掌系,又將其精簡了?

如果是做出這樣的精簡的話,他們不是比董公還高深、還偉大?

這明顯是反邏輯的。

從古樸、精簡的陰陽八卦掌稀釋演變成繁雜的八卦掌,就同戴氏心意拳演變成形意拳一樣,是符合邏輯,符合科學的,也是不容個人目的所能改變的。

董公的確是八卦掌創始人,但他絕不是陰陽八卦掌的創始人。

第 六,康文說:任致誠弟子高植楷先生(生於1906年),曾於1980年12月12日給康戈武去信,證實說:“因有‘八卦拳真傳’一書,所以我們在著書時才 立名用‘陰陽八盤掌’做書名”。

這並不說明任致誠原來的拳藝叫“八卦掌”或“八卦拳”,只能說明他原來的拳藝叫“陰陽八卦掌”,為了區別“八卦掌”或“八 卦拳”,用了“陰陽八盤掌”,而不是用“八盤掌”,表示時時不忘“陰陽”及“陰陽”的重要性。

第七,當然,康戈武先生論文中的貢獻也是有的,

如排除了八卦教中的所謂“馮克善的八方步、離卦、牛亮臣的坎卦及田回的另一支八卦”等八卦掌傳說。(按:馮克善是戳腳門的祖師)。

同 時康先生也發現了董公老八掌與其早年在家鄉所學的八番掌的關系,這些都是康先生的貢獻,

但如果為了畢業論文而臆造,否定陰陽八卦掌的創始人及傳人,那是不 可取的。

盡管康先生練的是八卦掌,但並不能因此而有狹隘意識,最不可取的是將個人推測變成國家體委定論,並壓制不同意見。
我們要牢記所謂“陳王廷創造太極拳”的教訓,才能還历史一個真面目,慰籍历代先師們的在天之靈。

顏紫元 二零零七年六月於新西蘭首都惠靈頓

這一篇寫的蠻深入的,
其實我是採信他這個說詞的。

不過武術歷史其實沒那麼容易搞清楚的,
這事還是交給真正的專家去傷腦筋吧!

我個人的採信,也是由拳術招式分析中得出的看法,
只能代表個人見解,
如此而已。
        

TOP

本帖最後由 朝烜 於 2012-8-4 08:38 編輯

洛陽心意拳,也有類似八盤掌的動作,
只有一兩步,沒有走圈。
身沒有像八盤掌側頃,符合技擊觀念。

無意發現用法。敬佩前人智慧。
更敬佩這位顏前輩的努力,可惜知音不多。
當然也感謝鄭老師,
鄭老師影片中一個對樹擺 pose的 "神情"使我無意中有感而發。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不客氣,看到喜愛武術者有收獲,特別高興。
        

TOP

返回列表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