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朝烜 於 2012-5-2 10:33 編輯

在台灣推動國術格鬥化近十年了,
一路走來,受熱嘲冷諷沒有少過,
但我們始終
「戒急用忍」,默默的自我訓練,

終於在2011年10月30日二二八武聚,和西洋拳武者,作一次對抗,
雖為勝負過半,
但也漸能走出來,並證明「傳武是能打的」。

國術如不能格鬥,那還能叫作武術嗎?

以下這篇文章寫的很得我心,

轉貼這篇文章於此,因為資料不少,只放一小段,有興趣的武友可以連過去看,
希望各位武學同好,能就此一嚴峻問題再思索。
[轉載]趙道新、黃積濤:關於兩大武術體系的對話 http://wushu.net.tw/bbs/viewthread.php?tid=1323

……

因為我看到了已故武術家趙道新先生(1908-1990)及其弟子黃積濤先生的對話錄,深深感動於趙先生的實證精神。

說實在的,趙先生這樣的實證精神,放在中國科學界也不多見。

如果中國武術界多一些趙先生這樣的人,而不是徐小明(電視劇《霍元甲》和電影《奪標》的導演)之類無聊貨色,早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墮落了。


這篇對話錄題為《關於兩大武術體系的對話》(發表在《武魂》雜誌上,但具體年份期號未詳),這個題目也很讓人佩服,因為它是仿自歐洲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科學家伽利略的名著《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

更令人佩服的是,趙先生對武術的起源、人類對武術的欣賞動機的解釋,與進化心理學的解釋基本相合。

這再次說明,只要有科學、實證精神,一定會取得統一的、客觀的認知。


像這樣的各行各業中的實證者,我一旦發現,就會不遺餘力地介紹、宣傳。
文中我覺得鞭辟入裡的話都標為紅色以至粗體



拳學家們,請注意。

在你們企圖把中華武術的神聖說成是有關信仰的問題時,這就存在著你們總會有一天判定某些人為異端分子的危險。

那些人聲稱:「武術永恆,而人在蛻化」;

我說:「 終於會有一天在事實上或在邏輯上證明人性一貫而武術在墮落。」


我們都恐懼被某個自命的裁判所定罪為“大逆不道”。

但更加害怕忍受抑制住對自認為是“真理”的表達。

於是,我們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天津,

一方是三十年代全國擂台大賽的優勝者兼組織者、民國時期令許多拳術名家駭異的格鬥家,他經歷了三十年的實搏和三十年的靜思,

另一方是八十年代不務正業的研究生,自信持奉著學院派、傳統派、逍遙派等社會各層次“正統”的拳術觀念,

終於展開了一場思想與年齡恰好顛倒的思辯大戰。


今天,交鋒者已隔陰陽,

然暫居陽間者卻鬼使神差地整理出當年的談話記錄並宣告成為自我的叛逆。

但願我衷心崇敬的“對手”的偉大亡靈,能欣然接受我把他奇崛的心魂傳之後代,

更重要的是——此刻——爭論並沒有結束。

對話人:趙道新 黃積濤

以下才是正文……

TOP

返回列表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