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黃易<日月當空>

本帖最後由 正人 於 2012-11-6 12:21 編輯

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這是黃易「覆雨翻雲」一書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兩句話…二十年前服役時,休閒時刻我很喜歡看他的小說,其風格特重氣勢與意境,有一種的美的感性,那個時候很喜歡的感性。

遁去的一:http://wushu.net.tw/bbs/viewthread.php?tid=1121

「日月當空」應是大唐雙龍傳的後續…



資料來源: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63711


內容簡介

黃易蟄伏五年,重出江湖巔峰之作!
超越《大唐雙龍傳》,另一武俠經典。

  摒棄和前瞻,烘焙和窮究,大師黃易力圖將武俠小說擴展至新的極限。經過五年的思考和沉澱,最後的結果,便是《日月當空》的面世。

  這部全新長篇鉅作,預計每月出版一卷,全系列預計以20卷完結。某一程度上與《大唐雙龍傳》再續前緣,卷終的小女孩明空,六十年後登臨大寶,以武周取代李唐成為中土女帝,掌握天下。

  武曌出自魔門,卻把魔門連根拔起,以完成將魔門兩派六道魔笈《天魔策》十卷重歸於一的夢想。此時《天魔策》十得其九,獨欠魔門秘不可測、從沒有人練成過的《道心種魔大法》,故事由此展開。

  大法秘卷已毀,唯一深悉此書者被押返洛陽,造就了不情願的新一代邪帝龍鷹崛起武林,與女帝展開長達十多年波譎雲詭、恩怨難分、別開一面的鬥爭。而武曌和龍鷹的關係,便如「醉酒芙蓉」這樣的同一朵花,夜和日卻有兩種不同面目,又如陰暗和光明。他們間的鬥爭,等於己身的爭持,很難有明顯的界線。

  女帝與邪帝的權力爭鬥,史實與虛構的結合,構成了一部傳奇的武俠小說。乘風雲歷史,大興武俠玄幻,盛世亂世更迭間,誰能一筆反撥?屢屢翻新武俠閱讀體驗,出手必令俠友傾倒,誰能派來?  

  唯有黃易。如反掌擊破天機,日月當空,明昭當代展讀武俠之必要。

作者簡介

黃易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專攻傳統中國繪畫,並曾擔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一職,推動美術及文化交流不遺餘力。不僅琴藝畫藝俱精,黃易對藝術、天文、歷史、玄學、星象、五行術數亦有涉獵,更精研周易、佛理等各家學說。1989 年辭去高薪,隱居離島梅窩,專心從事創作。黃易風格獨具的玄幻武俠作品,甫上市便席捲港、臺兩地眾多武俠迷。緊扣歷史背景演繹而出的情節,結合科幻、戰爭、奇情等諸多新興元素,自成一格的武俠敘事筆法,令人歎為觀止,而豐富多產的創作實力更是無人能出其右。

  著有:
  異俠系列──
  《邊荒傳說》、《破碎虛空》、《覆雨翻雲》、《荊楚爭雄記》、《大唐雙龍傳》。

  玄幻系列──
  《封神記》、《雲夢城之謎》、《大劍師傳奇》、《超級戰士》、《幽靈船》、《龍神》、《域外天魔》、《迷失的永恆》、《靈琴殺手》、《時空浪族》、《尋秦記》、《星際浪子》、《月魔》、《上帝之謎》、《光神》、《湖祭》、《異靈》、《獸性回歸》、《聖女》、《超腦》、《浮沉之主》、《爾國臨格》、《諸神之戰》

  及超自然系列──《文明之謎》等多部。


詳細資料
  •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24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目錄

第一章 階下之囚
第二章 種魔大法
第三章 魔門元老
第四章 超級刺客
第五章 神都洛陽
第六章 神池殺機
第七章 今夕何夕
第八章 天之驕女
第九章 牛刀小試
第十章 天生媚骨
第十一章 前因後果
第十二章 八方風雲
第十三章 決戰皇城
第十四章 恐嚇勒索
第十五章 許君為妾
第十六章 遊龍戲鳳
第十七章 三真合一
第十八章 兩女之間



  從一個個新的起點出發,我一直在尋找創作上某一種的可能性。無論如何忽略或壓抑,尋找和超越永遠是人類追求的夢想。

  從《尋秦記》的秦始皇、《邊荒傳說》南北朝開國之君劉裕和拓跋珪、《大唐雙龍傳》的唐太宗,到今天《日月當空》的武則天,「依循」和「超越」就像軸和輪的關係,嵌合推進,讓歷史和武俠產生移花接木的奇效。

  過去的五年,我一直沒有動筆寫新的作品,但絕不是放棄,那是個思考和沉澱的過程,另一場創作風暴前的慵懶。

  期間反覆閱讀自己的作品,彷彿從一段段迂迴古遠的深沉記憶裡,搜索能觸動自己的神秘符咒。

  摒棄和前瞻,烘焙和窮究,力圖將武俠小說擴展至新的極限。

  這個自省和超越的過程,至此仍是自說自話,讀者勿要見怪。最後的結果,便是《日月當空》的面世,也如武則天所說的「己之功過,留待後人評說」。

  《日月當空》另一特色,是在某一程度上與《大唐雙龍傳》再續前緣,便如在大唐一書豐沃的土壤上,孕育出另一個小說的異時空,愛不忍釋下大發思古之幽情。

  《大唐雙龍傳》終卷的可愛小女孩明空,六十年後昂首闊步地神氣登場,在儒家禮教男權至上的國度稱孤道寡,重臣猛將盡拜在她裙下俯首稱臣,飛龍在天,睥睨天下,本身已充滿武俠小說荒誕不經的傳奇色彩。

  故事正是環繞著她詭譎的出身,所走過殘忍血腥的登基之路,縱情聲色下的孤獨寂寞,當權力帝座也習以為常時,對不朽的渴望和追求而展開。

  坦白說,我實在不敢直寫武曌。

  寫小說和讀小說可以是一種享受。人性的陰暗面,於我來說,只是光輝一面的陪襯。武俠小說從來不是寫實的,它獨特的體裁可任由創作者進行天馬行空的深思和馳騁,營造出使人沉醉的動人天地。

  以武曌的角度去開展小說的世界,勢要觸及人性令人不忍卒睹的黑暗角落,只好敬而遠之。

  牽動情節發展的是主角龍鷹。

  君不知可曉得一種叫「醉酒芙蓉」的花樹,葉作多角形,開的花有巴掌般大,最奇異是此花夜為純白,日轉粉紅,幾疑為兩種不同的花。

  武曌和龍鷹的關係,便如「醉酒芙蓉」同一花兒夜和日的雙重面目,陰暗和光明。他們間的鬥爭,等於己身的爭持,很難有明顯的界線,就像夜和日的糾纏。

  現在你能從以上的描寫得到模糊的輪廓嗎?或許不能。

  武曌從媚娘、才人、昭儀、皇后、天后、聖母神皇到聖神皇帝,從微不足道的後宮小女子到置身天朝的權力之巔。

  龍鷹本是魔門邪人練功的活爐鼎,一個受害者,無名小卒,崛起而成傲視天下的邪帝,從一無所有至躋身大周皇朝的權力核心,又得中外最出色美女的青睞。

  女帝邪帝,其歷程的難以置信處如出一轍,但畢竟已成了書中能自圓其說的現實,得力於大時代的背景和歷史宏觀的美感,刻畫出兩帝間撲朔迷離的關係。

  小說其中一個動人的境界是宛若輪迴轉世。當你投身其中,忘掉一切,與主角共歷境內的生離死別、悲歡離合,便如《邊荒傳說》中說書人卓狂生所言:「你當它是真的,它便是真的;你當它是假的,它便是假的。真真假假,人生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小說如是,歷史也如是。

文/黃易

TOP

§內文1
第一章 階下之囚


龍鷹斷然將雙手捧著《道心種魔大法》上下兩冊的古書卷,送進灶爐熊熊烈燒的柴火裡,看著冊卷捲曲、變焦,瞬化飛灰。撲臉的熱浪,煙燼的氣味,令他生出於此一刻,其過去亦隨火消逝的古怪滋味。一切重新開始。

回到只有幾件簡陋家具的小廳,把預備好的小包袱揹上背,懷著無比輕鬆的心情,悠然踏出他隱世獨居剛好五個年頭的荒谷小石屋,焦燒的氣味仍充塞鼻腔。此地一別,他永遠不再回來,天下這麼大,尋得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忘掉曾發生過的所有事,憑自己遍閱聖帝府藏書的胸襟知識,賺錢養活娶回來的嬌妻美妾,成家立業。至於《道心種魔大法》上的心法武功,自認是學不來的了。哪有這種可嚇壞人的練武方式?更何況十二篇裡又缺少第六篇。

屋外陽光漫空,美麗的荒谷寂靜一如過去五年的每個清晨,就在此時,心中湧起強烈無法解釋的危機感覺。換過一般人,或會以為是疑神疑鬼,本來無事。龍鷹卻曉得是本身所具尚未成氣候的魔種向自己發出最嚴厲的警告,猛地往上望去。

一個黑點在他視野內迅速擴大,以優美的姿態朝他立處旋飛下來,竟然是頭兩翅伸展達六尺的巨鷹,飛近至上方百丈許處,忽又振翼而起,望谷口飛去。

龍鷹猶如從一個醉心酣美的夢境甦醒過來,回到冷酷無情的現實,曉得厄運臨身,在劫難逃。怎會這麼巧的?早一天走不是沒事了嗎?想是這麼想,心裡有數早走遲走不會有任何分別,一旦讓對方掌握他的存在,又可以溜多遠呢?他的敵人,不只是整個所謂的正道武林,還有皇帝小兒也要看她面色做人,握天下生殺大權的武曌,試問他可以逃到哪裡去?

他也是奇怪,縱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仍是冷靜如亙,無怵無懼,當然須大動腦筋。過去的二十年雖說未曾懈怠、自強不息,卻從未隨心所欲的去享受生命,哪肯這麼英年早逝?逃是逃不了的,以不知道算否是自己師父的聖帝杜傲和一眾師兄,在比自己現在處境優勝百倍的逃亡條件下,仍落得一一遭擒遭殺的命運,否則不會於此苦待五年,尚未見他們半個身影。剛才還要依老杜的臨別嚴令,把秘卷燒掉。

龍鷹折返屋內,先以最迅捷的手法,把包袱內的衣物糧食用品安置回原處,又在灶頭煲水,好掩飾生火的真正原因,這才走進臥室,躺臥唯一的石床上,運轉功法,將得來不易精純無比的內功散去。

他一直想做卻不敢做,修煉道心種魔大法的首堵大難關,於這樣沒得選擇的情況下,終於發生。

「砰!砰!砰!」

門窗同時粉碎。龍鷹忍受著散功後陣陣從骨髓深處鑽出來的痛楚,閉上雙目,劍氣倏地壓體而至。他武功雖剛失掉,魔種卻如古卷所說的不再受道門修仙的正宗元氣羈絆,反更增其靈銳,感應到對方劍氣變化下又藏變化,已達收發由心的劍道竅法,比之聖帝杜傲實不遑多讓,換過功力仍在的自己,單打獨鬥肯定與他過不了十招。如此高手,天下罕有。

襲擊者忽地「咦」一聲,收回劍罡,劍尖往躺在床上的他瞬間輕點十多下,每一記下手極有分寸,只會令血氣運行不暢,並不傷他經脈。又喝道:「停手!只是個不懂武技的普通人。」

屋內破風疾掠的聲音剎那斂收,顯示入屋行事者無一不是高手。

龍鷹抵不住好奇心,睜開雙目,與對方打個照面,本預期入目的是與杜傲年紀相仿的高手,豈知竟是個比自己只大上兩三歲的年輕劍士。他站在床旁,深邃莫測的眼睛正帶著抱歉的神色俯視自己。此君長得英俊偉岸,且有種難以言喻的氣質,若如孤傲不群,灑脫出塵的詩人名士,偶然配劍穿上武士服作玩兒。

龍鷹再沒有多看一眼的機會,給人從床上揪起來,更不知誰把一個黑布袋罩下來,頓然眼前一黑,跟著被帶往廳子,給硬按跪在中央處,雙手被反剪背後,以粗牛筋一類東西綁個結實,雙腳遭遇相同,繼而身子一輕,被制的穴道回復暢順。龍鷹心中大懍,這個年輕高手點穴用勁之巧妙、時間拿揑的準確,實在他估計之上。忽然間,他從自由自在的快活人變成階下囚。

沒人說話,靜得有點不合常理,只餘搜索的響聲。

「太平公主駕到!」此喊話帶點誇張地以陰陽怪氣的聲調詠唱出來,與荒山窮谷是如許地不協調。下跪聲處處響起。

一個有些許兒肆無忌憚,但又浪蕩誘人的甜美聲音嗔怪道:「胖公公你真是的,這裡並非皇宮內苑,執甚麼君臣之禮。風公子、丘將軍、諸位平身。」

龍鷹認得是那年輕劍士的聲音道:「公主若無其他吩咐,過庭請公主賜准立即趕返北方,因一些瑣事急待處理。」

太平公主發出令人迷醉的輕笑,欣然道:「能讓我們於長江海口一役斬殺邪帝杜傲的大英雄趕回去處理的,不該是瑣事。本殿明白公子因大材小用,致心中不舒服。」

風公子忙道:「過庭怎敢!」

猜想是一回事,事實是另一回事。聽到杜傲慘被截殺,且是栽在這麼的一個年輕劍士手上,威名盡喪,龍鷹不由心生悲惻。對他來說是罕有的情緒。


太平公主續道:「自聖神在先帝駕崩前立下宏願,誓要把自漢以來,為禍我中土多年的魔門叛逆連根拔起,其鎮派妖笈則收歸朝廷,焚毀以祭祖謝天,獵魔行動全面展開。到今天魔門的重要人物一一伏誅,魔策十卷得其九,只餘《道心種魔大法》,可竟全功。由於事關重大,兼且時間緊迫,且怕來遲一步,給此子遁往遠處,那時必須借助公子愛鷹的銳目和公子天下無雙的追搜之技,就像海口一役,杜傲殺出重圍後,仍難逃公子攔截。」

風過庭淡然道:「公主誇獎。」
太平公主道:「現在大事已定,這裡自有本殿處理,祝公子一路順風。」
風過庭謝恩離去。

接著太平公主自言自語般一字一字沉吟道:「他真的不懂武功?」

聽她語調,知她正皺眉苦思,大惑難解。龍鷹心忖有甚麼好奇怪的,老杜傳授自己道家練氣之法,是瞞著其他徒弟暗裡進行,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不用問也知不是老杜處拷問得來,自該認為他不諳武事。不由感到很不妥當。

一隻肥手隔布按在他的天靈蓋上,瞬即由溫熱變冰寒,初時還沒有甚麼感覺,忽然間全身經脈無一倖免地充塞著精緻柔靱的勁氣。胖公公的聲音在身旁響起道:「奇怪!真的很奇怪!」

太平公主聲音轉寒道:「給我退下!」
有人喝道:「公主有令!全體退出屋外去!」

屋內其他人走得一乾二淨,只餘太平公主、胖公公和那該是丘將軍者等三人。

胖公公收回肥手,道:「丘將軍請到屋外為公主監察,不准任何人踏入離屋百丈的距離。」

丘將軍顯然大感錯愕,想不到以他的身分地位亦要被驅逐到屋外百丈遠處,不得與聞,偏又沒有辦法,只好離開。

只看胖公公不用請示公主自作主張,曉得他不單清楚公主心意,還威權極重,不只是個隨身侍主的奴才。憑他剛才搜索探察龍鷹脈絡情況的功夫,此胖子武功的可怕處,該不比風過庭遜色多少。

龍鷹不妥當的感覺更強烈。

罩頭布袋終被揭掉。龍鷹猛睜雙目,由暗黑到光明的刺激令他一時甚麼都看不真。傳聞裡太平公主是中土著名的出色美女,現在自己雖成階下重囚,但如可一睹花容,總算是補償。他就是這般的一個人,天生灑脫,蒼空掉下來可當被蓋。

當眼前物象回復清晰,禁不住大失所望。太平公主坐在眼前他親手製作的榴木太師椅裡,臉蓋黑紗。一個面如滿月、五官全被擠壓到臉孔中央處的矮肥胖子,悠然自得站在她旁,正笑嘻嘻地瞧他。

不過縱然花容被吝惜地掩蓋,此女撩人至極、惹人遐思的動人體態絕非一片黑紗可以令她失色。緊身的夜行勁服,盡顯她玲瓏浮凸優美至無以復加的線條。

胖公公皮笑肉不笑的道:「嘿!公主啊!杜傲的眼光真不賴,看不過五年許光景,小哥兒長得這麼高大粗壯,且相格清奇,雙目靈動如神。就算在現今的情況下,仍毫無懼意,只是臉色差了點,是不是昨夜睡不好呢?」

太平公主沒有答他,逕向龍鷹道:「你叫小樸!對嗎?」

龍鷹乾咳一聲,清清喉嚨道:「公主明鑑,那是我以前的小名,我昨夜正是因苦思新的名字,所以睡不好。嘿!現在的我叫龍鷹。」

胖公公大訝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小哥兒仍可滔滔侃談,真的不害怕嗎?」

太平公主柔聲道:「如果肯乖乖聽話,的確不用害怕。只要交出《道心種魔大法》,不但不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還會帶你回洛陽神都,讓你享盡榮華富貴、天下美女。」

龍鷹給她甜美動人的聲音鑽得差點心兒融化,心道不知美女中可否包括你公主殿下在內。當然不敢宣之於口,苦笑道:「到今天我方曉得世上有這麼一卷書,教我拿甚麼來交給公主?」

太平公主仰起俏臉,望往屋樑,淡然自若的道:「天下四大奇書分為《戰神圖錄》、《長生訣》、《慈航劍典》和《道心種魔大法》。劍典藏於佛門聖地慈航靜齋,圖錄則從沒有人見過,存在成疑,可以不論。長生訣為我朝開國大宗師少帥寇仲和徐子陵所得(作者注:事見拙作《大唐雙龍傳》),亦隨他們遠遊而湮沒。只有種魔大法向為魔門天邪道的鎮宗之寶,由宗主隨身攜帶,此法雖從沒有魔門中人練成過,但其評價只在陰癸派的天魔大法之上而不在其下,益顯其秘不可測。如果不是能搜遍杜傲的屍身,我說不定會相信你的一派胡言,只割下你的頭顱了事。胖公公請解開他的手。」

胖公公移到他背後,鬆掉綑綁。
太平公主拍拍所坐椅子的扶手,輕輕道:「椅子是你造的嗎?」

龍鷹心不在焉的點頭。真不明白貴為公主的她為何肯花這麼多時間在自己身上,仍不拆屋翻谷的去搜,找不到來個大刑伺候,乾脆俐落。

太平公主欣喜的道:「你有一雙巧匠的靈手,本殿從沒坐過這麼舒服的椅子。」

剛為他鬆綁的胖公公回到公主旁,嘻嘻笑道:「小哥兒願意合作,公主不如賞他個匠監的優職,讓他過過做官的癮。不用害怕入宮,我會無微不至的看顧你,保證沒人敢欺負。」

龍鷹心叫厲害,兩人一唱一和,硬中帶軟,軟中帶硬,撼其志動其心。不過也添其惑,對方為何這麼重視他?



太平公主道:「盡忠義是對的,但須看對象是誰。讓他自己看吧!」

龍鷹既茫然又大吃一驚之際,胖公公臉盈笑意的從懷裡掏出一卷薄頁,走前送入他手內。道:「公主有令,小哥兒須全篇由頭看到尾,不准漏掉半個字。」

龍鷹雖不知卷上寫的是甚麼,但知絕不會有利於他。登時方寸大亂,頭皮發麻的往頁卷瞧去。立即全身發軟,由直跪改為坐往腳踝去。

入目的赫然是「種他第六」四個大字。

正是《道心種魔大法》所缺的那一篇。並非原本,而是依原本謄寫過來的手抄本。龍鷹頭皮發麻的揭開下一頁,看兩句曉得確為古卷缺了的那一篇。心叫糟糕。

果然太平公主的聲音傳來道:「這個是抄本,原本留在洛陽,是從杜傲的屍身搜出來的。讀完本殿再和你說話。」

龍鷹一頁一頁的看下去,愈看愈驚心動魄。更有個奇怪的感覺,就是字體既火辣放任,又不失精緻綺麗的氣質,統一兩種不同風格的關鍵繫乎箭箭能命中箭靶紅心般的準確筆劃。他直覺感到抄寫者是女性,極可能是武曌本人,雖然日理萬機的她沒甚麼道理親力親為去幹這苦差事。

胖公公哈哈一笑,從他手上取回抄本,道:「小哥兒還有甚麼話可說的!」

太平公主透過臉紗凝視他。

龍鷹搖頭苦笑道:「我盡忠義的對象確是錯得厲害。嘿!幸好我無意中為朝廷立下大功,《道心種魔大法》不是要拿去焚燒祭天的嗎?我剛拿去當柴火煲水燒掉了,公主仍可賞個匠監給我嗎?」

太平公主霍地立起,厲叱道:「好膽!」

龍鷹毫無懼色和似變成雌老虎般的她對視,因曉得自己雖算錯一著,尚未至一敗塗地,因為他已成了活著的《道心種魔大法》。

果然太平公主平復下來,胖公公一雙本是又細又長的眼卻睜得大大的,芒光電射,殺機大盛。

太平公主沉聲道:「丘將軍請進來!」也不覺提聲運氣,聲音遠傳屋外。
丘將軍如飛掠至。

太平公主淡淡道:「將這小子押上囚車,另留下一千人,著他們搜遍石屋山谷,凡與這小子有關的物品都給本殿帶回神都。」又回頭瞥一眼身後的椅子,略猶豫,柔聲道:「不要漏掉椅子。」

再不看龍鷹,婀娜多姿的離去。

龍鷹暗嘆一口氣,心忖風過庭可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幹掉老杜,會輪到老杜取他小命。

第二章 種魔大法


所謂囚車,其實是輛刑車。車廂以薄鐵片鑲嵌加裝,四匹健馬拖拉,後方開門,除廂門設有透氣孔外,其他是密封的。龍鷹給押上囚車,被逼躺在廂子裡可調整傾斜度的刑床上,手足被絞索綁紮結實,再轉動設於床底近門處的絞盤,將絞索扯往四角,令躺在刑床上的龍鷹成「大」字形,除頭部可稍作移動外,伸個懶腰這麼簡單的動作都辦不到。不過當刑床被調整至頭部的一邊往下大傾斜,血液下流,頭顱充血,龍鷹唯一可移動的身體部分立告動彈不得,至此龍鷹始深切體會到,原來能作動身體是如斯珍貴。

今次隨來的有武曌手下酷吏的用刑第一高手來俊臣,經他發明的刑具和施刑方式不勝枚舉,也不知有多少王公大臣、唐朝宗室栽在他手上,被迫自誣自告,屈成冤獄。只看武曌讓這般的一個得力手下隨行,可見她對《道心種魔大法》志在必得。

太平公主把龍鷹送入來俊臣的魔掌裡去,是看穿龍鷹屬那種天不怕地不怕,在一般情況下絕不屈服的人,所以先教他吃一輪苦頭,再和他說話。

來俊臣四十多歲的年紀,中等身材、體型瘦削、青雞面,一副壞鬼書生的模樣。且雙目沉狠陰冷,唇薄鼻勾,若配以刑具,沒多少人見之而不戰慄冒汗。



他親自伺候龍鷹,拍拍龍鷹的臉蛋後,將兩個特製的怪東西塞進龍鷹的耳孔內,切斷他的聽覺,又綁紮黑布條蒙他眼睛,發出一陣夜梟般的滿意尖銳笑聲,站起來「砰」的一聲關上車門,喝道:「開車!」接著向圍攏在旁的手下們欣然道:「最有趣的正是硬漢子。」

龍鷹絕對是來俊臣一生中酷刑下受害者裡唯一感激他的人。

《道心種魔大法》之所以似是從沒有人練成功過,原因很複雜,其理論則完美無瑕,基本功法立竿見影、成效卓著。全書十二篇,首篇是「入道第一」,修的是玄門正宗心法,以建立本身的「道體道心」。只是首篇,已令歷代魔門邪帝望門興嘆。因為夠資格擁有秘卷的,皆為天邪道派主,他們魔功深厚,誰肯廢去原有魔功,重新開始練習心法路向截然相反的另一功法。

次篇「種魔第二」。魔種和道家修真者的道胎,若如一個銅元的兩面,生命的兩個極端,生和死。道家專事生氣,甚麼百日築基、返本歸元、大環金丹、從後天回到先天,始終生氣勃勃,容易為人接受。《長生訣》正是這種功法至高無上的顛峰之作。

男女歡合、十月懷胎、發育成人,「生」的過程長路漫漫,死亡卻是突然凶猛。大法第一篇的道體築基由杜傲親授龍鷹,而龍鷹到十九歲方告功成,可是依第二篇修煉,短短四十九天,便種魔成功,自此卻難作寸進,因第三篇「立魔第三」,篇首開宗明義須將全身功法散去,以讓秘不可測的魔種能在不受玄門正宗先天真氣的抑制下出而主事。簡單點說,魔種正是死氣培植出來的「元神」,道心則為生機勃發的「識神」,只有識神讓道,元神方可脫穎而出。不論龍鷹如何灑脫,仍不敢冒這個不測之險。更何況他並沒有非修煉魔種不可的任何理由。不過,現在他終於盡散功法,與他以某一種神秘方式結合無影無形的魔種正蠢蠢欲動。

「結魔第四」。

縱使沒有散功的難關,只此篇足令龍鷹卻步,內中描述千奇百怪種種自戳自殘、捱飢抵餓的苦行,其目的務求誘發魔種。試問好好一個人,怎會如此自討苦吃。巧妙的是,來俊臣這個超級用刑高手,正恰恰「仗義」為龍鷹提供了他現時最迫切需要的服務,所以龍鷹對他的感激是真心的,只是來俊臣做夢都想不到吧。

下一篇「魔劫第五」,比上一篇更難落實,講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第六篇,也是杜傲隨身攜帶給武曌從他屍身搜得的「種他第六」,恰恰解決了前五篇對歷代天邪道宗主造成的所有難題,大合魔門一貫損人利己的作風。方法是另尋道體,再由自己親手種魔,絕對控制下於道體死亡前的剎那,進行竊種的功法,據之為己有。這麼樣的一篇杜傲絕不願讓龍鷹有機會看到,故此在交秘卷予龍鷹前,私下拆掉。

龍鷹現今再不視杜傲為可敬的尊長,另一個師父代之冒起,亦不是種魔法的秘卷,而是遍註秘卷的向雨田,魔門有史以來最出類拔萃的邪帝。

TOP

資料來源:http://www.kingstone.com.tw/publish/publish_detail_2.asp?Kind=1&ID=5357
黃易暢談新作《日月當空》創作點滴 文/嘉世強(時報文學線主編)

  • 分享、收藏 /



黃易,香港知名玄幻武俠小說家。他自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專攻傳統中國繪畫,並曾擔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一職,推動美術及文化交流不遺餘力。不僅琴藝畫藝俱精,黃易對藝術、天文、歷史、玄學、星象、五行術數亦有涉獵,更精研周亦、佛理等各加學說。

1989 年,他辭去高薪,隱居離島梅窩,專心從事創作。黃易風格獨具的玄幻武俠作品,甫上市便席捲港、台兩地眾多武俠迷,最為人熟悉者如《尋秦記》《大唐雙龍傳》(皆為時報文化)等等。緊扣歷史背景演繹而出的情節,結合科幻、戰爭、奇情等諸多新興元素,自成一格的武俠敘事筆法,令人歎為觀止,而豐富多產的創作實力更是無人能出其右。

睽違五年後,黃易11月在台推出最新武俠經典之作《日月當空〈卷一〉》(時報文化),並將於11月8日來台會見讀者,書迷們千萬不要錯過了。不過在此之前,編輯特地透過問答的方式,越洋採訪了作者黃易,請他來談談新作創作的點滴,讓讀者們可以先睹為快喔。

A:新作《日月當空》的反派角色是武則天,跟我們一般認識的武則天相當的不同。請問作家黃易先生心目中的武則天是怎麼樣的一個角色,可以談一談嗎?
Q:想理解武則天,首先須明白她置身的環境。皇宮是當時最兇險的地方,生殺大權操於皇帝之手,人性被極度扭曲,既不講人情,又不講天理,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歷史更見證了大唐書中跋鋒寒「誰夠狠誰就能活下去」這句話。武則天成為太宗才人的一刻,便踏上了這條不歸路,誰不想成為沒人能奈其何的至尊人物,問題在誰有武則天的才幹和魄力?特別在一個男尊女卑的國度,她要登上帝座,當然是無所不用其極,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以最殘忍的手段,達至和保持她的權位。可是她快樂嗎?武則天畢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有著如你我般的感受。我想表達的武則天,便是這樣的一個人。

A:在《日月當空》中出現的歷史人物,黃易先生最喜歡哪個人物呢?
Q:《日月當空》裡超卓傑出的歷史人物不勝枚舉,例如狄仁傑、張柬之、太平公主、上官婉兒、黑齒常之、丘神勣、李隆基等等,但我獨鍾情於歷史著墨不多,只提過一次半次的法明,正是他代表佛門將武曌捧上帝座。我喜歡他正因其可塑性高,天衣無縫地提供了一個有強烈風格的反面人物。他自創的「不碎金剛」,
禪極則心不碎,定極則念不碎,止極則無所碎。

A:這一次主角龍鷹是一位相當古靈精怪的少年,這個角色的設定是怎樣決定的呢?
Q:
我想寫的是有血有肉的人,能令我們生出共鳴的人,特立獨行的人。誰最能觸動我們的心呢?恐非是目不邪視的所謂正人君子,而是真情真性的人。這是很個人的看法。

A:老師的歷史武俠中,總是很巧妙的將虛構人物融入歷史中,寫作上有甚麼秘訣嗎?
Q:
完美繫乎細節,其他可以運用你的想像力,將真實和虛構嵌合成畫,自能得出一個全新的圖像。

A:離上次老師的作品在台灣出版已經隔了五年,可以跟讀者分享一下這五年間的生活嗎?
Q:對很多人來說,我的生活平淡乏味。絕少去夜街,在家不是玩電腦遊戲便是聽音樂、看電影又或看書。期間曾到馬來西亞的士巴丹潛水一次。

*文中黃易照片,由時報文化提供。

TOP

資料來源:http://www.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rtak01(SellItems)&id=AK0159&p=excerpt&exid=38644

科玄歷史武俠小說創始人──黃易

採訪:梁天偉、王建慧、郭坤輝/ 整理及撰文:王建慧、郭坤輝

原載於 02 年 12 月《中大校友》季刊

在九十年代,消閒市場大部分為電影、電視等聲光影像媒體以及漫畫所瓜分,黃易(原名黃祖強, 77新亞藝術)以獨樹一幟的新武俠小說,風靡中港台數以百萬計的讀者, 創下了出版史上的神話。黃易神話的出現,不僅因為他的小說徹底打破了 現代武俠小說以「俠骨柔情」為中心的基本格局,以電影分鏡的手法,集武 俠與玄幻於一身;還因為他的作品被收集在華人社會不計其數的網站中, 在網上廣泛傳播,以致他成為網上文學中最受歡迎的作家。

在中國大陸,有關黃易作品及其人的討論遍布各大專院校和各大論壇 的文學討論中;有關黃易作品的論爭,更引發起保黃與反黃派系之爭。

生命的轉捩點

1987 年舊曆六月是黃易生命的轉捩點。他開始撰寫一書三集的武俠小說 《破碎虛空》,一切似乎冥冥中自有主宰。1989年他毅然辭去香港藝術館副 館長之職,遁跡山林,從此走上武俠小說創作之路。究竟是甚麼原因令黃 易作出這個抉擇?有關黃易其人及其作品的評論,眾說紛紜,究竟黃易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本刊總編輯梁天偉 先生和兩位記者懷著一連串的疑問,在尖沙咀喜來登酒店訪問了這位當今 武俠小說巨匠──黃易。


超級武俠小說迷

話題從黃易的中學時代開始。「因為留班或其他種種原因,我差不多每兩年 轉一次學校。到了中四,我轉到佛教大雄中學。中文課第一篇作文,是『暑 假回想』之類的東西。十多年來,我寫這類文章,開首一定是:『四十天悠長 的暑假又過去了……』然後循例懺悔一番,說以後不會再虛擲光陰了。怎料 老師竟然給我不及格!評語是:『不知所謂。』我第一次警覺,原來中文作文 也是可以不及格的!第二篇作文,我比較用心寫,結果得到五十多分。那 時我才知道,中文原來是可以寫得好一點的;但我仍不特別用心去寫。


「我自小看很多武俠小說。還不足十歲,便開始看臥龍生的《仙鶴神 針》。六年級的時候看《三國演義》,《水滸》當然也看,但只愛讀開頭部 分。後來,我看王度廬的《鶴驚崑崙》,很喜歡其中的復仇故事;也喜歡司馬翎的小說,他寫人與人之間的 關係很出色,但他寫得好的書不多。《檀車俠影》、《焚香論劍篇》、《劍海 鷹揚》這三書可說是他的代表作」。黃易如數家珍地說。


從寫新聞稿開始

究竟黃易是否因為愛看武俠小說而最終走上寫武俠小說的路呢?「不!我看 武俠小說的動機純粹是為了自娛,完全沒有想過會寫武俠小說,我只是喜 歡那個俠客豪情的世界。直到進入香港藝術館工作,我才正式寫點東西。 因為工作的關係,很多時候都要寫點新聞稿、catalogue之類的東西,但我 對自己筆下的文字完全沒有信心。於是,寫好之後便拿去給現任香港歷史 博物館總館長的丁新豹看,請他潤色一下,才敢刊出。那時候,我一直想 把文章寫得好一點;不然怎樣拿去見人?後來因為辦亨利.摩爾的展覽, 要做翻譯。這次我一如既往,先把內容譯好,再請丁新豹修改。這次他看 完我的翻譯後,說:『不是已經很好了嗎?不用改了。』我當時很開心,因為那證明我的文字已經不錯了,但我仍沒有想過寫作」。


研究八字

「在藝術館工作的時候,我開始研究八字,坊間所見八字的書差不多都看遍 了。滴天髓的名句『有情卻被人離間,怨起恩中死不灰』,到現在我還會唸, 他的書對我有一定影響。我從八字裡略窺自己的命運:1987年舊曆六月將 有一個轉機,其影響之深遠,將決定我下半生的事業。但那究竟是甚麼 呢?當時我仍不夠功力參透」。


第一次投稿

「直到1986年底,有一天,我看到《武俠世界》雜誌的徵稿啟事。當時雜誌上 刊登的很多武俠小說,我覺得都寫得不好,很多時候根本看不下去。我 想,既然大家都寫得不好,不如讓我來寫吧。於是,我寫了一篇近二萬字 的武俠短篇寄給《武俠世界》。八個月過去了,有如石沉大海,我也漸漸忘 記了這件事。豈料那雜誌的編輯忽然打電話找我,告訴我會用我的作品。 他解釋說早前這稿不知放到哪裡去了,到最近搬辦公室,才把這份稿發 掘出來。他打電話來的那天,剛好還差幾天便過舊曆六月。奇怪的是當那 決定未來命運的電話響起前約五分鐘,我強烈地想起那篇早已被遺忘的 作品」。


挑戰倪匡


「接著我再寫了一兩篇武俠小說。我原來是想委託《武俠世界》把我的短篇結 集出版的,卻被婉拒。也許因為當時武俠小說式微,我又剛出道,沒有出 版商敢於冒這個險。於是我託朋友把我另一個包裝得很漂亮的武俠中篇《荊 楚爭雄記》,拿去給博益出版集團的李國威看。怎料他擱下半年也沒看過, 倒是另一位編輯看後,覺得不錯,於是安排我與李國威見面。李國威甫見 面便單刀直入說:『現在武俠小說除金庸、古龍外,便沒有市場空間。你要末不寫,要末就寫科幻小說吧。』於是 我每晚下班後挑燈夜戰,以一星期的時間完成第一部科幻作品《月魔》,交 到李國威手上。交稿翌日,他便約我到博益見面。我還記得我們相見時, 他劈頭第一句話就是︰『我要以你的科幻小說挑戰倪匡!』那是十幾年前的事 了。《月魔》出版後,讀者反應不錯。後來,他們又替我出版了幾本科幻小 說」。

全力創作

「我是唸藝術的,又在藝術館浸淫過十年,對出版包裝的有一定的要求。博 益替我出版的書,我並不滿意。直到1991年我創辦出版社,才可以自己決 定一切,包括設計和市場策略。我將武俠小說一集一集的出,當時沒有人 肯這樣做。我用自己的方法包裝,連字體也是自己挑選的,還找靳埭強設 計封面。那時一個月寫兩本書。一邊寫科幻,一邊寫武俠。 每天都在寫作,雖然忙碌,但不覺其苦」。

沒有預設佈局的《尋秦記》

黃易的《尋秦記》因被改編成電視劇而廣為人知。究竟黃易如何構思這本集 歷史、武俠與科幻於一書的長篇小說呢?「我沒有構思過小說的發展脈絡, 通常只想到開頭便開始寫,自己也不知道故事發展下去結局將會是怎樣 的。別人總以為《尋秦記》中項羽是項少龍的兒子這佈局是預設的,其實不 然,這是我寫到最後才想到的。時空交錯這點子很多人都會用,這是科幻 小說常有的橋段。《尋秦記》是沒有大綱的,我寫到秦皇登基,就知道故事 不能再發展下去。最大問題是項少龍這個人,不在歷史的記載上,我唯一 想到的是焚書坑儒,為何會焚書坑儒?是他倆的關係產生變化,如何由 友好反目為仇?便要慢慢下功夫。我覺得最有趣是秦始皇身份的疑案,到 底他是不是呂不韋的兒子呢?但他對呂不韋很殘忍。還是秦王的兒子?抑或兩個都不是呢?於是提出一個新的 說法」。

大家以為擅寫歷史武俠小說的黃易對歷史一定很熟悉吧,答案剛剛相 反。「我對歷史並不在行,雖然最初我想過報讀歷史系;但我盲目地相信 自己應該是一個藝術家,所以最終入藝術系。然而,當我看過丁衍庸老師 的畫後,便幡然醒悟,自己永遠不能做到像他那樣的藝術家,因為他是繪 畫天才,而我不是。不過,藝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住在大嶼山,周圍 的山水在我來說,像一幅幅美麗的圖畫。我自小有藝術訓練,對山水也有 與眾不同的看法」。

大學時代迷上精神修養

喜歡黃易作品的讀者,都會發覺黃易的作品中有很多玄學思想。「以前我在 大學讀書時,已很喜歡精神修養那些東西。當時我副修心理學,曾跟崇基 心理學系的Dr. Goodman學了幾年瑜珈打坐。記得有一趟,我寫了一篇心理學文章,自問不無創意。誰料到助 教竟然讓我不及格,於是我去找系主任申訴。他說:『你這篇論文寫得不 錯,但我總不能去罵那位女助教吧?』於是他跟我說了一個蜘蛛和螞蟻的寓言。螞蟻不停找食物回巢穴,而蜘蛛織網卻是由自身擴散出去的,兩樣都 要做。光有創意是不夠的,還要做實習,他要我學習螞蟻。」黃易笑著說: 「但其實我從來都沒有學過螞蟻。」

《超級戰士》之「島宇宙說」

黃易每一篇作品的背後,都有他的對宇宙人生的看法。比如說他基於Island Universe的理論:「烈士在屠場被宰殺,他們的死亡是孤獨的」,寫下了 《超級戰士》。「這本書的背後理論,是基於Aldous Huxley所著The Doors of Perception(《眾妙之門》)一書中的思想。我還記得書中的其中一句句子 是:We live together, we act on, and react to, one another; but always and in all circumstances we are by ourselves」。

《大唐雙龍傳》之「遁去的一」

黃易的《大唐雙龍傳》講了很多關於《易 經》和術數的觀念。他解釋說:「我很受《易經》的影響,我在書裡面提出了 『遁去的一』,那是源自《繫辭》的『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由此講出 何謂『一』。其實《易經》中的六十四卦,都是由『一』衍生出來的。在術數 來說,六十甲子最厲害的是『遁去的一』,即表示遁甲,甲即一。千變萬 化,都是由『一』變生出來的。所以捉到失去的一,即能扭轉乾坤,變出所 有八卦。先天與後天八卦,是天下術數之源。如能明白《易經》的道理,子 平八字都不過是很簡單的東西而已。

「我喜歡玄學,而『易』是我最喜歡的概念,所以我把筆名定為『黃易』。」

《破碎虛空》之破碎虛空

黃易很滿意自己的《破碎虛空》,那是探討武學與天道的第一本武俠作品。 「我認為『破碎虛空』是最高境界」。他在《文明之謎》中曾說:「星體在宇宙浩 瀚無邊的空間裡只佔微不足道的位置,虛空才是宇宙的本質,星體不斷起始生滅,虛空卻是恆久不變,…… 禪偈曰:『明還日月,暗還虛空。』我們只看到發亮的星體,以為那才是宇 宙的代表,其實虛空才是宇宙的真我。『破碎虛空』,只有當虛空破碎 時,我們才能超脫宇宙,脫繭而出。」黃易笑著說:「我的小說《破碎虛空》便 是由此而生。」

讓我們做個好夢吧!

有評論家認為,黃易小說所探討的是追求和超越的永恆主題。「我以前一直 認為人可以超越自我,可以透過一些方法,例如瑜伽打坐達到這個目的。 但理想永遠不能達到,這是人的遺憾。人注定是要失望的。正如人是孤 獨的,無論你現在怎樣聽我說話,你永遠不能明白我,你只能基於自己的 經驗去猜,所謂feeling into,像我牙痛,你只能從自己牙痛的經驗來感受我的牙痛。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 孤獨、隔離的宇宙,我們只能以自我為中心去看這個世界,都是井底之 蛙。例如,我們受感官的限制,只嚐到四味七色。又例如,在時間上我們 只能在一點上不停進行,過去是一種負擔,未來是可怕的。只要忘記過 去,不懼怕將來,全心全意去一嚐生命的甜美,人便可以活得很快樂,但 人卻做不到。

生命像夢幻一般,有時候我們會問自己究竟是否在做夢。莊子夢見自 已變成蝴蝶,醒來問自己,究竟是我夢見蝴蝶,還是蝴蝶夢見了我。『莊 生曉夢迷蝴蝶』,正說明了人生若夢。玄學大師葛吉夫(G. I.Gurdjieff)說:『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只是在做其春秋大夢罷了……。 我們每個人都活在夢中,想不做夢便要從清醒的夢中醒過來。醒來的方 法,是當你看著我時,同時要知道你在看我,你才能從這個「清醒的夢」中 醒過來。』佛家叫這做『內明』,正是醒覺的意思,但這是很困難的。如果我們不從『清醒的夢』中醒過來,那麼人生只是一場大夢。『生』是一個夢的 死去,而『死』卻是另一個夢的甦醒。

「假如,有一天你(局內人)醒了,以局外人的眼光去看周遭的一切, 你便會得出存在主義的結論:這世界是荒謬的!局外人是孤獨的,假設人生若 夢,那麼讓我們做個好夢吧!

TOP

返回列表


每月一招

每日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