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太極拳十大腿法講解

太極拳十大腿法講解(一)
作者:王志遠
武當20086

  清代李亦畬《各勢白話歌》云:“雲手三下高探馬,左右起腳誰敢攔。”“轉身一腳栽捶打,翻身二起踢破天。”“披身退步伏虎勢,踢腳轉身緊相連。”“更雞獨立分左右,倒攆猴兒又一番。”“雲手高探對心掌,十字擺蓮往後翻。”“再拉單鞭從下勢,上步就排七星拳。”“收身退步拉跨虎,轉腳去打雙擺蓮。”《牛連元轉授之楊氏九訣》云:“高探馬上攔手刺,左右分腳手要封。”“轉身蹬腳腹上占,進步栽捶迎面沖。”“右蹬腳上軟肋踹,左右披身伏虎精。”“左蹬腳踢右蹬式,回身蹬腳膝骨迎。”“單鞭下勢順鋒人,金雞獨立占上風。提膝上打致命處,下傷二足難留情。”“十字腿法軟骨斷,指襠錘下靠為鋒。”“上步七星架手式,退步跨虎閃正中。”“轉身擺蓮護腿進,彎弓射虎挑打胸。”文字雖然粗俗淺近,卻充分說明瞭太極拳腿法豐富,體用多變完備,也說明瞭腿法在太極拳中舉足輕重的地位。為了使拳家和讀者能直觀、全面的認識太極拳的腿法,現將太極拳中或暗或明使用腿法的具體招法斟解如下:
  
  一、白鶴亮翅斟解
  
  白鶴亮翅又叫“白鶴晾翅”或“白鶴涼翅”。右臂上揚亮掌,左臂下落按掌,右腿坐實,左腳虛點,舒臂提踵猶如白鶴亮翅,故名。《太極拳體用全訣》中“白鶴亮翅擠靠分,懸頂坐身寸腿踢”句,形象簡明地說明瞭白鶴亮翅式的體用要求。即架勢的基本要求是懸頂坐身,基本技法是擠靠分踢,主要勁法是分勁,而又不拘泥於此,要隨機應變,所謂懸頂坐身,就是上頂勁虛領,精神提起,以挈其綱領;下拔腰裹臀提襠,尾閭斂垂,以豎其路線。這是因為百會虛領,會陰斂垂,兩點成一直線,“成上下之懸”。上虛領,感到頭頂處有一股勁虛虛往上拔;下斂垂,小腹處感到有一股勁甸甸往下沉,軀體好像被無形的兩股恰到好處的勁對拉拔長,即可避免前俯後仰。使通體准直,外形上舒展安逸,精神上虛靈自然,而符合立身中正安舒之要求。攻防時,分展之兩手,一臂直線上提,擠靠架格,或擁或截,而提擁之手沉肩、垂肘、坐腕;另一臂下按分摟,或采或捋,而摟采之手肘不離肋,肘不貼肋,腋下留有迴旋之餘地,以稱其力,以衡其身。兩手有分意,有棚意,而又兩膊相系。如此我之兩臂展分渾圓,勁撐而力雄,故敵受我之分,其兩手之力,即分散不整。白鶴亮翅下盤之形勢為後坐步,前()腳略縮回提起離地,而足尖輕輕著地虛點。後()腿落胯坐實,胯根鬆開圓撐,襠提胯落,尾間收正,斂臀坐齊腳跟,使下盤穩固而靈動。下盤之兩腿,一足雖提踵虛點,而寓飛踢敵下部之意,且其提踵踮足之勁輸於兩臂;另一腿雖坐實,而非占煞,意含周身氣血川流,通體無滯。精神團聚,含胸拔背,勁貫兩膊,意注四梢,心手雙暢,舒展安適,猶如白鶴展翅,信步夕陽。

  
 

  
綜上所述,白鶴亮翅式之特點是上分下踢。分以開敵正門,暴露其襠腹,我本坐身虛勢,提踵踮足之虛腳乘隙起腿飛踢敵之襠腹或脛骨。因白鶴亮翅是稍起身飛踢,所以是以踢敵腹襠為主,以踢脛骨為輔,散手之時亦常實施套腿還踢。其腿法較為複雜。敵受我之分,其勁已落空而傾側,複受我下部之攻擊,必負痛而轟然傾跌矣。故《太極拳體用全訣》云:“舒臂提踵似鶴棲,著意隨心肱貫氣,上分下展開敵門,信步攻防驚天地。”(1、圖2)二、退步跨虎斟解
  退步跨虎勢,轉身撤步,兩手雙分,其轉身退步的形象酷似跨上虎背,故名。在拳術上統稱“跨虎式”。此式外形似白鶴亮翅,但兩手分開要比白鶴亮翅展開得多,腰胯下沉亦相對較低,以顯示其“跨”勢。此外,左手在白鶴高翅中只有分摟采按之勁,而本式又含捋捌之勁,右手在白鶴亮翅中只有提掤格截之勁,而本式又含黏分之勁,這是兩式手法區別之所在。
  《各勢白話歌》說:“收身退步拉跨虎”,《全體大用訣》說:“退步跨虎閃正中”,《太極拳體用全訣》說:“退步跨虎閃正中,如虎勁敵受扼制。”都說明此勢演練的關鍵在於拉轉腰胯,通過弧形撤步後退,將正中點閃開,以引化改變敵來勁的方向,使其全身之力落空,扼制敵的來勢,並乘隙伺機進攻。退步跨虎式在十三勢中占一個“退”字訣,以退為守,以退為攻,以退為進,是一招“以走制敵”的方法,即拳論所說的“時而宜退,即以退,退以鼓其進。”敵以雙按攻擊,一時難以借力發放,那就以退為進,以迂為直,順勢向斜撤步閃身,用柔韌的走勁牽引對方的剛勁,向我身側引化,改變對方的勁力方向,使其直來的按力落空,此時敵雖生猛如虎,亦受我制,從而達到以柔克剛,以柔弱勝剛強的目的。但走也好,退也罷,一定要恰到好處。拳訣說:“斜退得橫,直退易潰。”所以退一定要弧形向斜後撤,而不可以用消極的直退法來解決,因這樣既不能改變敵直前而來的按力方向,亦犯了癟丟的毛病,勢必為敵所乘而長驅直入,使自己處於被動的地位。拳訣說:“得橫即得勢,得實即得機。”機勢皆得,有了有利的形勢,為後招創造了有利的反擊機會,則在全局上有了成功取勝的把握。所以在退步斜閃()之後,右腿要屈膝坐實,腰胯下沉,這樣才能使下盤穩固,並要在放鬆的基礎上注意上體正直。不要為直而直,硬往上挺拔,也不要為沉而沉,硬往下壓,以致影響腰部的樞紐作用和腰部旋轉的靈活性,同樣也影響了意氣的貫穿,勁力的完整和專注一方。只有做到了以上這些,才能機勢並得,制人而不制於人。即拳訣所謂:“勝在進步占勢,不敗在退步避鋒。”
  戚繼光《拳經三十二勢》歌訣曰:“跨虎勢挪移發腳,要腿去不使他知,左右跟掃一連施,失手剪刀分易。”“挪移”者,閃轉騰挪也;“要腿去不使他知”,暗腿隱發也;“左右根掃一連施”,左右腿連環實施掃蕩()也。所以有拳家認為退步跨虎勢,潛藏著掃蕩()腿,只是少林掃蕩()腿的蛻變和隱化。連環的“掃蕩()”,只是為了更好的“退步”,為最後“剪刀分易”及暗腿起踢,一擊制敵作鋪墊。同時說明退步閃化時要步隨身換,步法虛實的轉換必須通過身法的轉換來實現。腰部動作通過左右腰隙交替轉換來分虛實,下於兩腿相隨,這樣才能使退步“左右根掃”虛實分明,穩健輕盈而“一連施”。
  退步跨虎式兩手之分謂“剪刀分”,兩手向左右分開要同時進行,分開不宜過快,開始時分開幅度較小,轉腰撤步,左手尚在右臂肘彎處,待對方按力動搖,我兩手進一步分開。兩手的分開亦不宜過早,過早就不能充分運用腰力。對於對方直前而來的按力,光用兩手上下硬分是有困難的,應該先轉腰胯退步,引進閃化,改變對方的勁力方向,使其直來的按力落空,然後以我兩腕黏對手兩腕裏側左右分之,方見引進落空之妙。此外,應注意分時不能離身過近,兩手上下距離不能過小。否則不足以使對手全身之力落空,而且還容易為敵所乘,借我勢隨機進攻。
  退步跨虎勢要“輕靈活潑虛實走,如圓似方意綿綿,四肢隨腰內外合,處處圓滿任自然。”轉腰撤步,“左右根掃”,引進閃化,“剪刀分易”要_起協調動作,上下相隨,不先不後。“左右根掃”撤步成虛步時,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有隨時起踢敵之下盤襠腹及脛骨之意。右腿坐實,非全然占煞,重心不上下波動,左虛腿與右胸側有相吸相系之勢,使虛腿不致偏浮。精神貫注,緊要全在胸中、腰間運化。心意帥率,百骸協調運動,內則一心,外則一身,動靜在心,分合在形,起承轉合,始而意動,繼而勁動,轉接一氣串成,則其勢可為也。此時敵雖生猛如虎,其勢亦必受我所制。故《太極拳體用全訣》云:“退步跨虎閃正中,左挒右黏敵落空,虛步寓踢勢騰挪,以走制敵顯神通。”(3)
  
  三、高探馬斟解
  
  高探馬是象形會意的拳式,右掌橫掌撲面身漸高起,表示高探馬頭,故名。一說形容其高高地站在馬鐙上探路,一說因探身跨馬之勢而得名,亦通。
  《太極拳體用全訣》說:“高探馬上纏腕采,仰之彌高掌探鼻。”充分說明瞭高探馬的技擊主要用法是:左手纏腕沉采,是謂一拉,右手高勢探鼻,是謂一打,雙手一拉一打,先拉後打,中間有一個時間差。順勢采拉即為引進,使敵落空,然後乘勢出擊,高勢探鼻一打,後發先至。拉打之時,頸椎、脊椎松沉直豎,背脊有探拔之意,但上體切不可因“探”而前俯後仰。《體用大全訣》說:“高探馬上攔手刺”,則又為左手“攔”,右手“刺”。技法看似和前者左手沉采,右手橫探大相徑庭,其實並不矛盾。因古代攔采是連詞,刺探則是同義的疊詞,現亦有通用,如刺探軍情等。攔采在技擊上往往是連用的手法,“刺”技在此即是指探。楊澄甫《體用全書》明確地說明瞭高探馬技擊用法:“設敵用左手,自我左腕下繞過,往右挑撥。我隨將左手腕略鬆勁,手心朝上,將敵腕疊住。往懷內采回……同時急將右手由後而上圓轉向前,往敵人面部,用掌探去。”這是對兩者矛盾統一的最好注釋。“攔采”的目的,是用粘黏之勁疊住敵腕,往懷內沉采,以抑制其攻勢,並引進落空:“刺探”的目的,不在直“刺”敵之雙目,而是橫掌坐腕高探敵面,能擊則擊之,不能擊則不勉強。因撲面橫探的主要目的是遮障敵眼,使敵迷亂,驚慌失措,為踢腳下取,創造條件和機會,是太極拳上驚下取,上籠下提的典型拳法。因人眼是雙目平置的,故探掌用橫掌,掌緣與眉齊方為得法,用“探”比用“刺”更為確切,所以後人漸漸不用“刺”了。“高探馬”一式誰也不會將它寫為“高刺馬”。有的拳家不明所以,在改編套路或行拳的時候,將高探馬式演繹為“右掌經右耳側向前探出,掌心朝下,掌指朝前。”顯然是受了“刺”字的影響,以四指朝前“刺”敵目了。這樣一來,既失掉了坐腕的意義,又達不到氣垂、肩‘垂、肘垂之“三垂”,亦不符遮擋敵雙眼的技擊意義,更有違於拳理。顧留馨說:“高探馬式,以撲面掌開始,以擰轉頭頸告終。”以四指朝前“刺”敵目,則何以擰呀?高探馬式也就有始無終了,殊為不妥。
  高探馬下盤之形勢亦是後坐步,前()腳提回,蓄勢虛點,意踢對方脛骨,後()腿收胯穩坐,膝關節屈而不直,勁似植地生根,足勁下蹬而意上翻,勁起足跟,經於腿,及於腰,終形於手指,由腳而腰而手,總須周身一家,完整一氣,毋使有缺陷處,毋使有凸凹處,致使高探馬式疊采橫探,手前探勁前發而勢後蓄;坐身起腿,腳前踢勢前沖而意後撐。兩手兩足對拉拔長,曲中求直,源動腰脊,勁貫四梢,心意圓滿,勁氣無虧,高探馬式之上探下踢,上籠下捉,上驚下取,自能舉重若輕,收放自如。
  高探馬是太極拳中上驚下取的經典拳勢,套路中以右手探,左腳踢的拗步形式出現,探以遮眼蒙敵,使之驚慌,踢以踢敵脛骨之迎面骨為主,也可踩敵腳面。敵受我之探擊,雙眼受蒙蔽,必定驚慌失措,複受我踢脛,勢必向後仰倒,此時乘勢進身斜探,擰轉敵之“馬”頭,敵必受我之力偶而倒地。此即所謂:“高探馬式,以撲面掌開始,以擰轉頭頸告終。”即以正探始,而以斜探終。一些拳家因不明體用,或有始無終,或有終無始,或始亂終棄,以致心、意、神無以斂聚而迷昏,勁、力、氣無由通達而散亂。而太極散手之高探馬常以右手探,右腳踢的順步形式出現,此時之踢,常以踢膝為主。太極拳《十六關要論》云:“縱之於膝”。敵之膝受我踹踢,即喪失縱騰挪移之能,自然受制於人。故《太極拳體用全訣》云:“高探馬上纏腕采,仰之彌高掌探面,上驚下取型典在,金針度眾樂其成。”戚繼光《拳經》說:“探馬傳自太祖,諸勢可降可變,進攻退閃弱生強,接短拳之至善。”足見對高探馬的推崇了。(4、圖5)

四、上步七星斟解
  
  北斗七星(鬥、牛、女、虛、危、室、壁)因構圖狀如龜蛇,而被稱之玄武。《楚辭·退遊補注》釋曰:“玄武為蛇龜,位在北方,故日玄,身有鱗甲,謂之武。”太極拳《各勢白話歌》雲:“上步就排七星拳”。說明“上步七星”勢,上步後兩拳交錯封捌架打,下盤成右虛步鏟踢,從側面看,其頭、手、肘、肩、胯、膝、腳七個出擊點的位置,其形勢布排恰似北斗星座天樞、天璿()、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星,故名。
  上步七星之“七星”除了頭不可亂動亂用外,手可以擊,肘可以頂,肩可以靠,胯可以靠,膝可以撞,腳可以踢。是一著充滿靈氣和兇險的著法。
  上步七星之形勢亦是後坐步,兩手交錯封架,守則可以藏於九地之下,使敵之勁力順沿“七星”循地而消解於無形,使敵無法偵知我之虛實;攻則能動於九天之上,兩手之掤打,虛腿之鏟踢,隨“上步”逼沖之勢,“七星”突發,勁沖而勢湧,猶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猶如天崩地裂,浪濤洶湧,排山倒海而來,使敵為之驚魂失魄,無所應從,敵受我之“七星”攪沖劈重,自然潰不成軍。故戚繼光《七星拳訣》曰:“七星拳手足相顧,挨步逼上下提籠,饒君手快腳如風,我自有攪沖劈重。”
  上步七星是太極拳中上籠下提之經典拳式。“籠”者籠環,籠罩,虛籠之謂。兩拳交錯,環臂圓滿,籠環逼化,將敵籠罩在我既圓且滿的搠勁之下,意氣鼓蕩,意遠而勁長。虛腿同時徑直向前鏟踢,直線踢敵脛骨之正面,即迎面骨。因其勁短促,起腳又低,故稱之為“寸腿踢”。太極散手“上步七星”之踢亦有幅及襠部的,只是以踢迎面骨為主罷了。敵受我上之長勁籠環逼化,下之短勁鏟踢,必立撲於地(4A,圖4B)
  
  
“白鶴亮翅”、“退步跨虎”、“高探馬”、“上步七星”四式腿法小結:該四式均為象形會意的拳式。其中“白鶴亮翅”式與“退步跨虎”式都屬分踢之式而歸於一類,然其兩手之分法大有異處。白鶴亮翅以上下垂直展分為主,以分開敵之胸腹正門,以實施正面踢或套踢;退步跨虎以左右展分為主,以分、閃開自己之正中,使敵來勁改變方向而落空,以實施“左右根掃”後之弧形起踢,故又稱之“拐踢”。而“高探馬”式與“上步七星”式因均屬於“上驚下取”、“上籠下提”之式而又歸屬一類。其驚籠之手法亦完全不同、“高探馬”以一手疊采,一手橫探遮障敵眼,下虛步坐身踢敵脛骨,以實施“上驚下取”,而“上步七星”以兩拳交錯封掤架打,下坐身虛步鏟踢敵脛骨之迎面骨,以實施“上籠下提”。此四式之身法的共同之處是都為虛步坐身,所以決定了它是以守為主,以守為攻的招式。它的身法又決定其主要的攻擊手段是防範“短促突擊”的踢,且是踢敵下盤,尤其是踢敵脛骨之正面,即“迎面骨”。因脛骨是人體中最堅硬的骨頭,其“迎面骨”成銳形,且附()肉最少,幾乎就是“皮包骨頭”,所以俗稱“討飯(乞丐)骨”,最經不起擊,此處受踢必“蹶然負痛而跌僕”。因此踢法,尤其注重踢脛骨之迎面骨,起腿低而勁又突發短促,故稱“寸腿踢”,屬於跌技,征南派內家拳及太極拳均注重“寸腿踢”,傅公鐘文當年隨楊澄甫老師縱橫天下,憑此技折服多少名手,晚年仍對此技津津樂道。
  
  五、左右分腳斠解
  
  “左右分腳”式,簡稱“分腳”。凡拳式中有“左右”兩字者,皆指左式與右式而言。分腳,一名“翅腳”,系指兩腳以腳尖或腳背先後向左右分踢,伸展自然,安適舒展,身心雙暢,其勢如飛鳥展翅,翱翔于藍天;勁貫腿足,意注四梢,其像如蒼鷹搏擊于長空,故名。此式原名“踢腳”,乃是用腳尖向上踢,故《太極拳體用全訣》說“左右分腳脅下刺,捋來架去伺隙襲”。一個“刺”字形象地刻畫了腳面繃平,以腳尖踢出的特點。武式、孫式太極拳仍有“踢腳”、“起腳”之名。起腳,原是武術使用腿法的通稱,此處專指分腳。吳、武、孫、陳等式太極拳另有“二起腳”,別名“鴛鴦腿”,除陳式原由外功拳的箭彈腿發展而來,其餘只是轉身蓄勢再起腳而已,難度均不大。然雖難度不大,仍須注意若干技術要領。首先右左分腳的方向要正確,右分腳向東南,左分腳向東北。為了使分腳的方向正確及發勁得力,首先要注意獨立支撐腿收胯屈膝,拳樁穩健如植地生根,而又不完全站煞,實中有虛。其次,分腳前一定要先提膝,再出腿,同時分手,否則無法調節和維持身體重心的穩定。而分腳起腿的膝()頭只能朝向起腿分出的方向,這樣起腳提膝出腿,不僅方向正確,而且勁力完整,專注一方,不致因膝部所對的方向不對,而造成“橫擺腿”的現象,引起身體搖晃,從而破壞立身中正。右分腳結束,接左分腳,亦同樣先使左腿屈蹲,重心下降,在坐腿的過程中,右腿先下落再邁向斜方(東南)。既不能手停滯,也不能腳停頓,動作的虛實、開合、起落,都要“意氣相連”“上下相隨”“一動無有不動”,充分體現以腰為軸的太極拳特點。做到腰既要像中軍大旗那樣直豎,不俯仰傾側,又要以腰為軸,帶動四肢協調運轉,做到四肢隨腰,內外相合,足隨手運,圓轉如神。分腳時,起腿分出的腳應和與之相應分出的前手方向要一致,兩臂與分腳腿上下成一線,從幾何學的角度來看,應成一平面。兩手分開時的動作基本上由裏往外分,而不是由上往下分(微有弧形起落則允許,因這是維持拳術圓潤之需要),也不是兩手往外推。兩手的左右分開,和獨立腿的起立(仍微屈膝),分出腿的提膝、出腿分出相一致。做到眼到身到手到足到,一齊俱到。起腿分腳不能過高或過低,也不能直腿踢起,應該是先提膝,膝頭對準分腳方向,把勁力集中在膝關節,然後節節貫串地通達足尖,徑直向敵脅踢去,避免擺腿現象,以加強發力。左右分腳,起腳提膝出腿不能過快,快則易牽動身體,使之失去平衡。也不能以後仰的方法維持平衡,以致破壞了立身中正。出腿後膝部仍須保持一定的彎曲度。每一次分腳的完成,眼要和身體轉動的方向相一致。眼神要隨主要手的轉動而向前平視,同時,環顧上下左右。要以眼領手,眼隨手轉,手眼相隨,四梢相應,神形合一。
  《全體大用訣》說:“左右分腳手要封”,則說明我以分腳踢對方脅部的時候,一手必須壓住敵肘捋回,一手暗采敵腕,寓有一個“十字手”法,棚“封”住敵手後再行施著,這樣就可以避免我腿被敵摟住的危險。陳鑫《太極拳經譜》說:“上行下打,斷不可偏”,又說“聲東擊西,左右威宣”。所以提膝分腳踢出的同時,兩手即左右分開,一齊俱到,同時到位,以稱其勢,以取得“上驚下取”“閃驚巧取”的戰術效果。而此時敵則難兼顧上下,要想抄摟我腿已失先機,為時已晚。
  有拳家認為,左右分腳要“先分後踢,兩手分完到位後才踢腳,不是邊分邊踢,也不是分一半就踢,不分完不能踢”。認為“不分開別人擊來的手不能踢腳,因為對方還有防守和攻擊的機會”。這樣的說法,粗看似有道理,實則似是而非。主要的原因是對用法不甚明瞭。楊澄甫著《體用全書》敍述右分腳用法:“……隨將右腳提起,腳尖與腳背平直向敵人左脅踢去,同時兩手側立,向左右平肩分開,以稱分腳之勢。”這段話是寫得明明白白的。“同時”兩字明確說明,兩手向左右平齊分開,是和踢腳同時進行的。兩手向左右平肩分開的主要目的是“以乘分腳之勢”,其次是擾亂對方視線,起分散對方注意力的作用。因為手腳同時從同一方向出擊,對手的目光首先接觸到的是離臉面較近的手,於是上面“分手”的動作迷惑了對方的攻防,而有利於我下面“分腳”的真正進攻。充分體現了《拳經總歌》所說的“聲東擊西”“上籠下提”,即“上驚下取”“閃驚巧取”的戰術運用。而絕不是用來“分開別人擊來的手”,亦不是“按擊進攻”。所以不存在“先分後踢”的理論和實戰依據。當然“先踢而後出手”的說法更令人莫名其妙。故《太極拳體用全訣》日:“左右分腳手須封,捋來采去伺機攻,上驚下取脅下踢,手腳齊到始成功。”(5A、圖5B、圖5C、圖5D)

  
  
  
六、轉身蹬腳斠解
  
  “轉身蹬腳”,轉身後用腳跟蹬人,故名。蹬腳,陳式作“蹬一根”,陳式古譜作“莊()根腿”。楊式太極拳屬於蹬腳範圍的拳勢有轉身蹬腳、右蹬腳、回身右蹬腳、左蹬腳、轉身右蹬腳,及楊澄甫最後修訂定型的“十字腿”,共計六式,可見蹬腳之重要。因其技術要領及用法大致相同,除個別勢式因有變異及特殊而需另作斟解外,其餘皆以“轉身蹬腳”為准,以作“蹬腳”之斟解。
  “轉身蹬腳”是太極拳難度較大的動作,它的特點及技術的重點、難點就是旋轉。難在一腳懸空,單腿支撐的情況下旋轉135度,即由分腳後的東北方向轉向蹬腳的正西方向。完成這一動作主要靠腰胯的帶動,腰為一身之主宰,是上體轉動的關鍵,對協調全身動作、調整重心、平衡身軀、輸送勁力,都起主導作用。但並不意味著可忽視全身其他方面協調一致的配合,須知要完成這樣難度較大的動作,不可能光靠一腿支撐及腰胯的局部動作,而是需要整體的協作配合。要做到“神為主帥,身為驅使”,“內動導外動,外形合內動”。轉身之前,心意先行,心識先定向、定位、定速及協調諸多的內外配合。轉身前,左腿下落虛懸,繼而松腰胯,尤其是左胯向左鬆開,配合四肢自然產生向左旋轉的擰動力。以右足跟為軸旋轉時,為了旋轉穩定,須頭容正直,上虛領頂勁;含胸拔背,中守重心;收斂閭臀,下把正間舵。同時兩臂外旋,兩掌向胸前合攏,左腿微裏合,使身體保持上下一條線,既不前俯後仰,又不左右歪斜,並使重心不偏離右腳支撐點。然後要轉得恰到好處,既要轉到想要轉到的理想方位,又要轉得穩定、輕靈,為蹬腳等發勁創造良好的條件,除用力得當外,還須有一個良好的制動機制。所以須頭腦明清,右腿以足跟為軸旋轉後,右腿下沉,即刻全掌著地,足心涵空,落地固定,如植地生根,左腿微裏合。旋轉由心,煞停隨意,就能在取得相對穩定性的情況下,取得最大的靈活性,以確保穩定與靈活的統一。
  旋轉時左腳不可以落地。有的拳家因站立不穩而左腳落地,或用上體右傾來作為補償,以取得“平衡”。這不符合拳論說的“百會、中極,一體管鍵”及《用武要言》所說的“心要佔先,意要勝人,身要攻人,步要過人,頭須仰起,胸須現起,腰須豎起,丹田須運起,自頂至足,一氣相貫”的拳理。久而久之,拳也就越打越歪,到時考究全身,就一無是處了。此外,轉動時左腳不可直腿擺動。有的拳家認為,轉動應兩手左右分開,左腿分腳後即直腿擺動,“呈大字式旋轉”,並說“含有連消帶打之意”。這樣做法的原因,可能是想利用手腳擺動的勢力來轉動身體,其實這樣轉動既不穩,又不易控制方向,也失去了蹬腿的技法意義,易受制於人,也不符合基本的物理常識。
  旋轉後應起腿即蹬,而不能在動作停頓後再蹬腳,從而失去“機勢”。太極拳,機勢並得,服手服腳;機勢皆失,綁手綁腳。所以轉身蹬腳的整個過程是不可以身僵腿澀、氣滯血淤、神馳意迷、力板勁散、失機失勢的,而是要做到靜、松、穩、勻、緩、合、連,一氣貫串,周身一家。
  太極拳的分腳或蹬腳之始,都寓有一個“十字手”法,即所謂“十字手法變無窮”。凡分腳或蹬腳,出哪條腿則哪只手在外。兩手交叉合十要圓潤飽滿,不要癟,兩腕不可鬆懈彎曲,也不要抬肘露脅,蹬腳要勁貫足跟,提膝後出腿,先把勁力集中膝關節,然後節節貫串地通達腳跟,均勻地蹬出。發勁則快速出腿即收。太極拳的分、蹬腳不是用腰胯的勁,而是提膝出腿彈勁瞬間分蹬。因用腰胯的力量發勁分、蹬,反而易使身體失衡,導致勁力分散不整。這一踢法與武禹襄《十三勢說略》“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的論述是吻合的。分、蹬踢出之腳的根,在於另一支撐腿。換句話說,分、蹬腳的關鍵,在於站立支撐之腿,支撐腿、腳、腰、胯相連坐穩,是踢出之腳的基礎和所發之勁的源泉。以支撐腿為根本,立定根力,勁起腳跟,兩腿相合相隨,根跟相連,勁勁相貫,勁於內換,節節貫串,則分、蹬起處,敵必應腿而仰跌了。故《太極拳體用全訣》曰:“轉身蹬腳打敵援,懸腿蹬伸腹上踹,上驚下取樁根腿,立身中正最得勢。”
  《全體大用訣》說:“轉身蹬腳腹上占”,又說:“右蹬腳上軟肋踹”“左蹬腳踢右蹬式,回身蹬腳膝骨迎”,“十字腿法軟骨斷”。《太極拳體用全訣》說:“轉身蹬膝腹占,輕黏慢}列猛飛腿”,“十字腿起分手攔,上驚下取最得勢”等等,都說明蹬腳的攻擊部位是敵肋、腹、脅、膝等中、下部。所以蹬腳高度以腰肋部為限,不宜過高,否則宜為人所制。和左右分腳一樣,它是上驚下取的典型拳勢。蹬出發勁之勢要“猛飛腿”,而平時演練只需緩緩蹬出。故《太極拳體用全訣》又歌日:“右拳被擒繞敵腕,兩臂合抱須圓滿,雙手分處伊心亂,輕黏慢}列飛腿踹。”(6A6B6C)
  



  
七、轉身右蹬腳斟解
  
  “轉身右蹬腳”本應列入“蹬腳”範疇。但因其與前勢“左蹬腳”組成連環腿法,這是太極拳的一種特殊腿法,且此勢的轉身是以腳掌為軸轉動,完全有別於他勢蹬腳以腳跟為軸的轉動,故另作斟解。
  《太極拳體用全訣》說:“形似松鶴單腿立,上卸下取常蹬膝,足掌為軸轉自由,轉身蹬腳連環踢。”《各勢白話歌》說:“踢腳轉身緊相連,蹬腳上步搬攬()打。”《全體大用訣》說:“左蹬腳踢右蹬勢,回身蹬腳膝骨迎。”充分說明轉身右蹬腳是以腳掌為軸旋轉的,其目的是“轉自由”,既輕盈且靈活,有利於連環腿法的實施,這是為連環進擊專門設計的,也是太極拳中唯一的“樞紐”旋轉方法,這一點是要引起注意的。同時說明轉身右蹬腳與前勢左蹬腳組成連環腿法,也說明一個連環腿後緊接下一個腿打連環的“進步搬攔捶”。著著連環,步步進逼,顯示了太極拳“如長江大海,滔滔不絕”的氣勢和特點,敵受此上卸下取,連環進擊,莫不倉皇失措。此外也說明蹬腳主要是踹敵肋、腹、脅、膝,尤其是膝。《十六關要論》曰:“(太極拳)行之於腿,縱之於膝……”。“行之於腿”即舉步行動發之於腿之意。太極步變換在腿,出步落腿有纏綿意,有屈伸勢,柔和利滑,綿綿不斷,節節貫串。動勢之時,以足領膝,以膝領胯;靜勢之前,以胯催膝,以膝催足。以致動靜一源,不知誰之為領,孰之為催,而又領之為催,催之為領。輕輕提起,慢慢潛行,默默催止,弧進弧退,全神貫注,氣勢騰挪。可見膝之于太極步之重要。膝由股骨、脛骨及髕骨(膝蓋骨,即半月板)構成,其有縱身之靈,閃展縱跳之賦,盤旋屈伸之功,躥奔騰挪彈腿之能。在走架行功中,根節胯,中節膝,梢節踝足,相聯相制,其中膝起屈伸、傳導、回轉、縱騰之作用,而使太極行步,氣勢騰挪,神行連綿如行雲,恍若身置太虛中,故謂之“縱騰於膝”。
  膝之為功。內曲而外直,其勢雖曲而伸,襠深而藏,忽然而采,倏然而往,此縱騰之妙也,太極之步法,模擬五行,進、退、顧、盼、定,回轉扶勢,都須先提大腿,蓄勁於膝,膝曲而伸,虛實漸變,腳下自有自爾騰虛之感:出步落腿,縱膝投足,動必有源,而使膝寓有伸縮彈動之活力,猶如貓之躡足而行,沉著輕靈,虛實分明。虛,非空,其勢仍未斷,而留有伏而後起,起而後伏,伸縮變化之餘意存焉,是謂縱。實,確實而已,非用勁過分,用力過猛之謂,行拳運步,足起望膝,膝起望懷,合而即離,離而即合,有纏綿意,有曲伸勢,由根到梢,節節貫串,是謂騰。能縱騰,則氣勢騰挪,見象而閃,見形而化,飄若淩雲,形跡杳然;能縱騰,則能支撐八面而穩固厚重,八面轉換而輕靈圓活。如是則精氣神貫注,意透脊背,勁發於根,注于丹田,形於足趾,千變萬化由我運,行之於腿,而蹲伸;縱之於膝,而連騰;蹬之於足,而踩沉。氣之鼓蕩,勁之縱騰,周身全局,腳打踩意,一呼而縱,一吸而斂,伸可成曲,住亦能行,曲如伏虎,伸比騰龍,行住無跡,曲伸潛蹤,猶如貓行,輕靈、沉著、穩固,兼而有之,則太極功成矣。故膝之於太極至關重要,蹬腳以踹膝為主,可謂是擊中要害。敵膝受創,即如解除武裝,而聽任宰割。
  
  轉身右蹬腳的連環腿法是前勢左蹬腳後,敵轉從後左側翼襲擊,我迅速右轉,左足落地站穩,即起右腿蹬其腹脅膝等處,此起彼落,連環進擊。拳諺說:“手是兩扇門,全靠腿打人”。轉身右蹬腳,上以兩手左右分展以稱蹬腳之勢兼驚敵,下以連環蹬腳以擊敵。而進步搬攔捶則以右足向前橫蹬下踩,左足前邁踢臁或套腳以擊敵,亦屬腿打連環之法。太極拳的腿打連環法並非罕見,豈止僅此二式而已。《沈子拳法》中指出:“因敵用術,最要變通”,“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臨陣拳鬥,宛如水行”,“自古手搏,原無定法。法即是變,通即是法”,又說:“著變手變,神活在先”,“神龍隱現,瞬息萬變;克敵制勝,全在一變”,什麼時候用什麼著,什麼時候用什麼腿打連環,一切都要視敵我雙方的形勢來變通。(7A、圖7B、圖7C、圖7D、圖7E)
  
  八、十字腿斟解
  
  楊公澄甫晚年修訂定型的“十字腿”是順式蹬腳勢,屬於蹬腳的範圍,本可不再作斟解。但原式及散手中卻是以“單擺蓮”方式演繹的,故斟解如下:
  “十字腿”勢,傅鐘文老師生年記述:“楊澄甫老師在《太極拳體用全書》第一版(1934年版),只是一張十字腿定勢動作圖,過程圖沒有列出,原來的練法是單擺蓮,本書的這種練法(指順式蹬腳勢)是楊澄甫最後修訂定型的,早已普遍推廣,因之作為目前最後的定型動作。”(見傅鐘文著《楊式太極拳教法練法》227)
  顧留馨著《太極拳術》亦記述:“十字腿這個拳勢,原來的練法是單擺蓮腿,現在名稱未改,仍是‘十字腿’,但練法改為右蹬腳的動作。這是當年楊澄甫老師南下到上海授拳為了‘十字腿’練法對年老體弱者不能適應,就修訂為右蹬腳的動作”(見《太極拳術》224)
  李雅軒老師也曾說:“我學拳時此處(指十字腿)是踢腳,不是蹬腳,不知何又弄錯也!(見李敏弟《關於楊氏太極拳的幾個名稱注釋》)。其實並非鄭曼青“又弄錯”,而是楊澄甫在一路中,初改十字擺蓮為蹬腳時,原系拗勢即拗腿踢,故名“十字腿”,為了順勢得力(而非為適合年老體弱者)而最終修訂為順勢,便與“蹬腳”式無異,僅僅保留“十字腿”之名而已,也就“名不副實”“名存實亡”“徒具虛名”了。故《太極拳體用全訣》曰:“十字腿法昨非今,不是弄錯為改進,上行下打無偏廢,徒具虛名更流行。”現行的88式則改為“轉身十字蹬腳”,其形式為“兩手合抱胸前,右手在外,手心均向裏,成十字手勢;然後兩臂向左右分開,手心轉向外;右腳向前方蹬出,眼看前方”。改成了既非拗步又非順步的正面蹬腳法,想是為名實相符使然。然而如此改動,改則改矣,是否符合拳理,是否順勢得力,則是值得推敲的。現行的吳、武、孫、陳式仍有“十字擺蓮”即單擺蓮式。
  為了使拳家對原來的練法有所瞭解,並有更多的選擇,茲將原拗式單擺蓮介紹如下。

  
  自左穿掌後,身體漸右轉,左胯內旋裏收,左足尖裏扣踏實,重心漸全部移于左腿。同時,左臂屈肘右移,掌心朝裏,右掌仍在左腋下。身體繼續右轉,右腳自左向右上方弧形外擺,膝部自然微屈,高不過肩,足背稍側向右邊。同時,左掌自上向右、向左,橫側迎面拍擊右腳面;右掌經左腋而下,經腹前弧形向右移(另一種打法,是右掌抹經左臂肘上經胸前向右後抹),右臂外旋,握拳內收於右腰側,拳輪貼腰,拳心朝上。下接進步指襠捶。
  實施十字腿,當兩掌於胸前交叉合抱成十字手時,須全身松沉,環臂圓滿,分清虛實,圓轉如意,氣勢不可散亂,拘意切莫放鬆。氣勢散漫,便無含蓄,身就散亂。意若懈弛,精神勢必不能貫注,神馳意迷,則必有遲重之虞。《全體大用訣》說:“十字腿法軟骨斷”,說明十字腿勢起腿提膝應踢蹬敵脅部的軟肋,或起腳以我腳掌由下而上直截敵膝下軟骨,為使十字腿踢蹬有效,右腿提膝要高於臍,至少不低於胯的高度。右腿蹬出先要把力量集中於膝關節,胯部韌帶拉開,這樣方可蹬到胸肋部。但實用中起腿的高度,不宜過高,以腰為限,過高則易為人所乘,為人所制。然體用互為輔成,不應執一而偏。日常練習,特別是恢復原來拗步單擺蓮練法時,則可適當提高腿的高度。也就是拳諺所說的“練高用低”或“臺上踢肩耳,台下踢肋膝”。這不是體用不一,而是為了使“體”更好地符合“用”,是體用的辯證。
  《太極拳體用全訣》曰:“十字腿起分手攔,上驚下取最得勢。”說明此勢和左右分腳勢一樣,是上驚下取的典型拳勢。兩手左右分攔,起驚懾、防守的輔助作用,踢蹬腿起主要的進攻作用。起腳發勁踢蹬時,上手下足中腰,無處不相應,其勁整,其勢猛,其根深,總以周身渾然之整勁,一氣呵成也。這樣才符合《全體大用訣》“十字腿法軟骨斷”的技擊要求。而平時演練可緩緩蹬之,既不持力,亦不持快,使之與整套太極拳的動作相協調,亦有利於內煉以養氣。
  十字蹬腿是一個平衡動作,兩手平肩伸展是為平衡,要求立身中正,身樁端正,無所偏倚,虛靈內合。《太極平准腰頂解》有“有准頂頭懸,腰之根下株,上下一條線,全憑兩手轉”。用它作為十字腿的動作要求和尺度是十分貼切的。(8A、圖8B、圖8C、圖8D、圖8E)
返回列表


每月一招

每日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