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鬥八極武學討論 首頁
 常見問題   搜尋   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 
李式八極與霍式八極到底差別在哪呢?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格鬥八極武學討論 首頁 -> 天山論劍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琉璃



註冊時間: 2005-12-01
文章: 14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六月 12, 2006 7:5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看樣子大家對小道消息挺有興趣的,這是在舊形意拳討論區的資料,各位武友有興趣就去看,格八這裡還是希望以武學討論為主,這裡畢竟是武學討論不是口水討論。^^

http://www.54ya.com/bbs-old20050620/back.asp?id=1232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朝烜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六月 13, 2006 11:3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經過幾則舊武林逸聞的討論之後,我們現在來進入武學的話題。
今天來談第三點:兩者之拳風是否相同。
主張兩者拳風相同者:
 有1、燕之龍(王勵吾)是霍氏八極拳的老師,好像是大陸國             術六段,著有大道唯一這本書,是談論八極拳的一本書,其內容是以文    字為主,插圖是手繪的對打圖,許多人都說寫的很不錯。
2、吉林的酒鬼…等人。
主張兩者拳不相同者:網路筆名-白鐵伊、yo、純陽劍…等人。
但到底霍氏八極拳和武壇八極拳兩者之間是否有些不同呢?
這個問題是不易以一個答案來含蓋的。
主張相同拳風的人,可以說是同樣是李書文的學生,怎麼可能不一樣,
拳術的內涵在於拳意,得其意而忘其形,是武學的一個高境界,既然李書文大師的第二代一位是開門弟子,一位是關門弟子,卻同時是皇家和總統的待衛教頭,也同時是名師,那麼此二位的境界豈非已得其意而忘其形呢。所以許多人主張拳風相同,學理相同。
但真的是如此嗎?那麼主張兩者拳風不同者的論點就更有道理了。
龍生九子尚且不同,同一師所教的學生,打出來的風格又豈能相同呢?這個問題可以看市面上的錄影帶資料就更清楚了,同是長春出來的八極拳,不論是譚吉堂、霍文學、霍慶雲、張世忠,李英、李樹棟、王世泉等人都是一個風格,而武壇劉大師、徐紀、蘇焜明、葉啟立、大內八極拳金立言教官…等又不同於前一個風格。
1、光看馬步就不一樣了,看拙著鬥格八極拳之大八極第五部份、附錄:各派大八  極套路的異同。其次是參考拙著的台灣武林雜誌第十八、十九期<沉墜勁探   討—以馬步為例>。
2、再來就是打法也有一些不同,其實yo所言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他說:「霍氏重  浙江和朝陽手,而且…有一挂鞭之說。…劉氏多以打主,重繃捶和換步…」  也就是兩者在打法上,霍氏是以揮動全臂為主,好似鞭一般的抽打者,而劉  氏卻如槍法般的捅打。因此風格上霍氏厚重,劉氏出手尖利。但兩者運步都  不快速,霍氏沉渾,而劉氏沉滯。
3、而且就拳套數量也不相同,
  霍氏為八極小架、大八極、六大八招(六大開)、八大招、金剛八式、應手   拳、劈掛掌。而武壇是八極架、小八極、大八極、八極連環、六大開、基本  拳路、八大式、劈掛一、二路等。見拙著格鬥八極拳之八極連環中有區別   之。
因此我也主張兩者是有許多不同的拳風,
但這無關於誰比較厲害,厲不厲害主要是看誰下功夫練習,
各位一定知道,以前在求學階段時,同一班級大家都是看相同一本書,還不是有第一名和最後一名,所以厲不厲害主要是看誰下功夫深吧。
其實分辨前人拳風,並不是為了非搬弄而已,而是為了能提升武學的鑑賞力,就好比耳力強的音樂家是一下子可以聽出走音的,我們也不能說他是雞蛋堸念Y一樣,因為事實就是如此,沒什麼好掩飾的。

回頂端

朝炫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1, 2006 3:3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20060616(五)
今天來談殺傷力。
中國武術是博大精深的,其內涵包括了,技擊、養生、哲學、美體、美姿、文化…等功能。所以愛好者非常的廣大,再加上樣板武術的武術舞蹈,及神奇內功的武術巫術(比如某人學了易筋經之後,晚上手指頭端會發光,一樣無知可笑,您是否相信一個人練了神奇內功之後,手指頭的細胞特化成螢火蟲的發光細胞呢?),中國武術真是獨步於世界其他武學了。
然而是武術還是以殺傷力來論斷,如果一個武術如果沒有殺傷力,是否再稱作武術呢?
所以許多以養生而聞名於世的傳統武術,也應檢查其實戰價值,而此類武術最好改稱為「養生武術」,而且學習此武術的人群也是不同於學習格鬥的人,
而武術的殺傷力最終也就是殺死人而已,沒有例外,也沒有其他再終極了,
如果勉強而論,只有在殺死人的技巧和速度、效率上來區別而已。
有些拳術擅長發勁的,就講究勁道的大小,勁道的內涵(比如形意拳的木火土金水五行勁,八極拳的爆炸勁、陳太的呼雷勁…等),及殺傷人的效率(比如一擊必殺。一招致命等)/。
有些拳術擅長技巧的,就講究引進落空,不招不架、不去不頂、來留順破,比如螳螂拳就是以手法來騙敵人入局,而傷之。
而最理想的拳術是很有技巧,很長內勁,卻能很省力的把對手給料理了,
比方說看排球比賽,大殺球員一擊殺下,對手接不上,得一分;但吊小球,對手接不上也是一分呀。但是前者給人是一種震憾力,後者給人是一種死不瞑目。兩者可以互用。
轉到武術來也是一樣,強勁硬攻,一擊必殺,很有震憾力,但手法引入落空,設一個套,循循誘入死局中,是陰柔而詭異的。
我希望格八的組手是兼上兩種功能的。我一直在努力中,各位看我的書應該向這個方向去體悟。
用手法騙對手就把那摔跌了,再加上八極內勁就更好玩了,不用一開始就是拼速度及勁道。
所以格八的對敵原則是以弱搏強,以少力勝多力。以智慧勝敵。廟算多者勝。

回頂端

朝烜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06 7:2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我簡略談一下發勁:
其實發勁是很容易的,只因為被人談復雜了,才發不出來。
最笨的方法是用力喊聲,空手道就是如此教的,並不深談發勁的原理,但卻很重視發勁過程中的路徑及用力的角度,關節的順暢度,結果全世界的空手道學員都如此練出一定的殺傷力,但是否是國術所說的勁道呢?不好說,但是拳是鐵定不輕,就是的。
其次是了解發勁的原理,再去練習的,就高明了些。
比如形意拳、八極拳等,都是講究發勁的,因此勁道是很強的,如果您發出來的勁道殺傷力很有限,不是原理錯誤,而是您練的不夠,或您在鬆柔中,忘了要剛緊,沒有認識到,勁道的原理是,極柔轉換到極剛的時間愈短,產生的勁道愈大,但是要同時有柔和剛兩種動作,而非一味柔而已。另一個容易被忽略的要件是由口中喊聲,而非蓄鼻(自已可以實驗一下便知,不要相信神話傳說,一定要自已作實驗,尤其是練八極拳的學者。),再來就是強度及次數要夠多。
如此就有勁道了,很簡單的。
不要因為學理而迷惑。
發勁:其實是結構力,移動力、內力(氣的壓縮)、肌力…等的組合而已。
外家拳,大半是靠肌力、移動力、結構力多些。
內家拳,大半是內力(氣的壓縮)多些,所以肚子會大些.但是肌力…等也是基礎,不可忽視之。
兩者略有不同,但是有相成的效果。
比如:形意拳就要由蹲猴樁、兩儀樁、而三體式(三才樁)來練,才能深入了解束縱之道。
八極拳由沉墜、十字而爆炸勁。是內在的氣的壓縮狀況。
但肌力也要重視,否則沒有結構力,是不耐衝撞的。
所以發勁是不神秘的。

回頂端

朝炫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七月 12, 2006 5:0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引用:大陸國術論談之馬先生的文章。

八極拳名家劉雲樵----馬明達
走出國門,傳向世界,是當代八極拳發展的重要成就。在這方面,流寓臺灣的幾位滄州籍八極拳家做出了重要貢獻,其中尤以劉雲樵、李元智二位先生功勞卓著,令人感佩。李元智是大家比較熟悉的人物,他是中央國術館第一期教授班的高材生,是當代武壇巨擘佟忠義先生的女婿。元智曾長期擔任國術館教師,還擔任過教務處副處長、國體教師等職。他的八極是由我的二叔馬英圖先生親自傳授的,他撰有《八極拳圖解》一書,內容嚴謹,忠實地記述了馬英圖先生的八極傳授。關於李元智先生,我將另文專述,在這篇短文中,我要向讀者,特別是海內外的八極愛好者們,簡要介紹一下八極名家劉雲樵先生的生平事蹟,特別是他對八極的貢獻。
【壹】
  劉雲樵,字笑塵,河北省滄州集北頭村人,今屬南皮縣。生於1909年(宣統元年)農曆2月12日,1992年元月24日在臺灣去世,享年八十四歲。
  集北頭劉氏,在舊時的滄州是有影響的大姓,約當明末由山東即墨遷來滄州,清代出過二十多位進士,其中有翰林學士。劉雲樵的祖父叫劉子鏡,清末民初曾在陝西漢中任知府。父親劉之沂字保德,清末縣庠生出身,後入保定軍校四期畢業,習陸軍。叔父劉之潔,字聿新,清末秀才,袁世凱新軍首期優等生,留校任教,擔任過吳佩孚的老師,後退居滄州縣城賦閑。劉之潔飽有閱歷,淡泊功名,好讀書,善書法。劉之沂曾在吳佩孚部下任營長、團長,以驍勇敢戰聞名,累功為少將。後來也解甲歸田,專心奉養雙親。劉氏仲昆都以武職顯名,滄州人尊稱劉家為「劉將軍府」。
  雲樵出生在祖父劉子鏡在西安的官衙中,他是劉之沂的獨子,自幼備受鍾愛。但他幼年體弱多病,五歲時,父親便讓他跟著世僕張耀廷學習迷蹤拳。張也是滄州人,為人忠厚勤勉,不但會練拳,而且有健步如飛的絕技,以「張快腿」馳名鄉里。雲樵一邊學拳,一邊練習奔跑,還接受張耀廷的推拿按摩治療。幾年下來,不但治好了病,而且還練就了矯健敏捷的腿功,從此與武術結下不解之緣。
  雲樵七歲時,父親因他喜好武術,特意將大名鼎鼎的八極拳家李書文先生請到家堙A為雲樵傳授武藝。當時李書文以「神槍」名重京津,不是一般人家請得動的。因為李書文曾在雲樵的叔父劉之潔軍中擔任教習,劉家又待以超常的禮數,才能請來府中。李書文教人最重實功實練,對弟子要求很嚴苛。在一年多時間堙A只教雲樵練基礎功底,非常枯燥乏味,還不許稍有厭煩。年幼的雲樵跟著這位名師真吃了不少苦。練排打功時,李先生親自拿著木棒在雲樵全身上下敲得砰砰作響,有時身上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父母看得心疼,請李先生手下留情。李先生卻說:「怕挨打?怕挨打學得到什麼功夫!」又說:「放心好了,我下手自有分寸,打不死他的!」後來,雲樵還時常跟著老師四處遊歷,親眼見到李先生「以武會友」,武藝膽識都大有長進。李書文向來都是八極、劈掛兼而傳習,教雲樵也是如此,所以雲樵從小就掌握了滄州這一長一短兩門上乘武藝。李先生習慣成自然,教雲樵時,「不是出奇不意給他一拳,就是驀然刺他一槍」,往往出手很重。雲樵害怕,有時大清早就悄悄溜出來,惹得老師哇哇叫,頻頻問人:「雲樵呢?雲樵呢?」然而,嚴師出高徒,劉雲樵後來能以八極、劈掛立名海外,與李先生這種嚴酷的教導是分不開的。
  雲樵二十歲時,曾從李先生遊歷山東,在駐防黃縣的張驤伍將軍處住過一段時間。當時,山東的國術館是全國辦得最好的,黃縣國術館有聲有色,成為北方武術家一個聚集點。張驤伍將軍是民國年間著名的武術宣導者,本人也精通多種拳法,曾師從李書文練習陸合大槍。雲樵師徒在黃縣盤桓了兩年多,雲樵先後從張驤伍將軍學習太極拳、昆吾劍等;從煙臺籍八卦名家宮寶田學八卦。此外,還正式拜黃縣丁子成為師,學習丁子成的七星螳螂和六合拳。20年代到30年代初,華北各地武風昌盛,名家輩出,武術界風氣醇厚,加上李書文名望高,交遊廣,所到之處無不受到熱情迎送。雲樵跟著老師,見多識廣,對他的一生都產生了深遠影響。後來,八極、八卦、螳螂成為他的武學鼎足,而三門之中終究以八極傳授最高,是他一生守身立名的根本藝業。
  雲樵幼年讀過私塾,後來就讀于滄州高小。抗戰爆發後,毅然投筆從戎,投考了設在陝西鳳翔的黃浦軍校七分校(第十五期),自此走上軍旅生涯。1939年畢業,以少尉銜進入軍隊,曾輾轉于太行山區抗擊日軍,英勇殺敵,多次受傷,先後任連、營、團長等職。1940年對日作戰中曾不幸受傷被俘,被押在山西運城戰俘營。憑藉堅強的意志和高超的武功,歷盡艱難,脫逃成功,終於游過黃河,回到陝西。後因有具有良好的綜合素質,特別因為武功高強,屢屢受命潛入日偽統治區從事情報工作,曾秘密進入日軍佔領下的北京,剪除了大漢奸唐某,一時名聲大振。因為有這些經歷,後來竟被人附會為充滿傳奇色彩的「天字第一號」、「長江一號」等。1949年隨國民黨撤到臺灣,曾在「國防部」人事次長室、聯勤總司令部等部門任職,至60年代末以上校軍階正式退役。
  晚年的劉雲樵,全部精力投入到弘揚中華武學的事業中,特別是為傳播八極做了大量工作。他曾擔任臺灣太極拳協會榮譽會長,中華國術會訓練委員會主任等社會職務,熱心武術公益事業。他在臺北創立了「武壇國術推廣中心」,招收學生,傳習八極等拳法和多種傳統健身方法,還創辦了《武壇》雜誌,向海內外發行。推廣中心傳授武術不收取學費,《武壇》雜誌也主要由他自已籌資刊印,以至不得不將自已的退休金都全部貼進去。經他的不懈努力,推廣中心在海內外發展了十多處分壇,弟子累積近萬人。1968年,他曾出遊東南亞各國,在華僑社區宣講中國武術豐富的文化內涵,鼓勵人們練武強身,廣獲好評。
  雲樵從來都注重文武兼修,讀書習武之外,另一個愛好是研習書法。幾十年臨池不輟,使他對書法有深邃而獨到的理解,時常在「揮毫落紙如雲煙」中悠然自得,不知老之將至。他的字,以行書最好,也喜歡以抓筆寫整幅的大字,寫得最多的是「龍虎」兩個字。字勢遒勁俊逸,縱橫飛動,透露出一個武術家特有的氣質和意趣。同時,他書寫的內容,也多半是與武術有關的詞語,特別是他對八極拳理的闡釋和多年探研的心得,往往書文俱勝,妙能天成。他的書法作品,豐富了八極拳的文化涵蘊,為八極添增了色彩。
  雲樵深厚的武功曾受到蔣介石、蔣經國的青睞。70年代初,經黃浦同學孔令晟推薦,他應聘為蔣介石「總統府」侍衛組織的武術教練,受到蔣介石接見。後來又受聘在蔣經國舉辦的「聯指部拳術師資訓練班」擔任教練,先後訓練了四期學員,其中包括擔任蔣經國「總統衛隊」的「七海警衛編組」。1989年,劉雲樵以八十高齡,應臺灣中華國術會之托,參與編訂臺灣的國術統一教材,為他一生所遵循的「文武合一之中華傳統精神」,付出了最後的心血。
  劉雲樵身在臺灣,但他對大陸,特別是對滄州老家,一直懷有深深的思念之情。改革開放以後,兩岸隔絕的局面逐漸打破,各種消息紛至遝來,這使他心潮滾湧,日夜翹望祖國的發展變化。他一直關心著家鄉的情況,關心大陸武術發展的狀況和走向,也關心大陸八極拳和八極名家們的傳存情況。1991年9月末他曾回到祖國大陸旅遊,據說,由於身體原因,臨時取消了滄州之行,只在北京同分別已幾十年的家人相聚,然後便匆匆回到臺灣。此後不久,我曾獲悉劉先生想邀我和賢達兄與他見面,地點和時間待議定。不想,不久便傳來他溘然辭世的消息,他的滄州之行竟成了永遠的嗟歎!與劉先生有過一點文字之交的我,因失去了與當今唯一一位李書文嫡傳弟子細論八極與陸合大槍的機緣而負憾良深。後承滄州徐澍潤(雨辰)師兄函告,1993年10月滄州舉辦國際武術節時,劉夫人朱劍霞女士親率主要由劉門八極弟子組成的臺灣武術隊蒞臨大會,參加表演,並曾回到南皮集北頭村瞻仰劉氏故居,祭掃祖塋。朱女士總算代雲樵先生了卻遺願,真情感人。
  雲樵先生去世後,臺灣各界於1992年2月21日以「武壇宗師」的名位,為他舉行了隆重的公祭儀式。臺灣當局頒發了「武學貽征」挽額,武術界普遍送了挽聯挽幛,各家傳媒都有詳盡的現場報導。在臺灣,以一個武術家,劉先生的公祭規格是絕無僅有的,社會反響之大和評價之高也是不多見的。

【貳】
  在當代八極拳史上,劉雲樵無疑佔有重要位置,值得表彰和研究。遺憾的是,由於海峽阻隔,我們終究無一面之緣。對劉先生的武學修養和風範,特別是八極拳的高深造詣,我雖仰慕已久,但終於沒有得到當面請益的機會。我現在的一些認知,主要來自他的遺著,還有各家紀念文章與「武壇中心」的弟子和再傳弟子們的傳述。雖然說看到聽到的也不算少,但對於習慣於刨根問底的我來說,總不免有鏡花霧山之感。顯然,對雲樵先生做出全面評價並不是我這篇「急就章」式的短文所能涵納的。僅以我的膚淺認識,我以為作為當代八極拳名家,劉雲樵有很多值得注意、值得學習的地方。限於篇幅,我先就兩個方面略杼陋見,聊備大家參考。
一、嚴守「家法」恢弘師教
  首先需要說明一下,「家法」一詞,是我借用漢代經學家的術語,本義是指師承和傳授。長期以來,民間武術主要以師徒相承、言傳身教的方式傳播,於是,嚴守「家法」成為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一個習武者必須遵守的道德規範。道理很清楚,只有嚴守「家法」,才能使好東西完整無損地傳承下去,不至於發生竄改和衰變。在當代,如同許多古老的傳統文化一樣,武術也經受了各種衝擊。先是曾遭到批判,這以「文革」中那些批判「武術界的孔孟之道」的奉命文章最為典型。後來又受到市場經濟大潮之下武術商品化趨向的衝擊。在利益的驅動下,武術界出現了異常紛亂錯雜的現象,可謂形形色色,無奇不有。這不需要我再一一例述了,我想,海內外武術愛好者們必能洞曉一切。
  在當代條件下,武術一方面確實有一個如何適應新形勢、樹立新觀念的問題,本質上可以說是個轉型問題;另一方面我以為有些優秀的傳統還應該堅持,應該遵循,只有堅守優秀傳統,才能頂得住流俗的衝擊和浸蝕,使武術不至於從固有的文化本位上游離出去得太遠,不至於丟掉太多東西。我以為「嚴守家法」這一條就應該堅持。我曾說過,傳統文化的一些程式和法則,大都是在特定的歷史文化背景下形成的,又在長時間的演進過程中凝聚了許多先賢的才智和經驗,積貯了豐富的內含,最終才形成某些理念和技藝上規定性。對之,後人首先應珍重對待,繼之以深入學習和消化,力求完整準確的掌握其精萃。萬不可以隨意改動,不可以亂加解釋和發揮。不是說傳統的就一定是對的,抱殘守缺更不足為法,但審慎對待的態度無疑是必要的,正確的。我總以為,必要的改動必須要由飽學卓識的武學大家去承擔,改得要有道理,要能服人,要對得起先人。淺學者出於小才私智,依仗某種勢力而胡編亂改,那就是「竄亂家法」,是敗壞傳統。眾所周知,這種胡編濫造、畫蛇添足的現象在武術界早已不是什麼希罕事了。
  李書文是百年八極拳史上威名赫赫的大家,是先父平生最為津津樂道的武林傑出人物。作為李書文的及門弟子,劉雲樵所傳八極,無論是理論、技術,都能嚴守李先生的教導,保持著李書文傳系的基本內容和特點,有自已的理解和某些闡釋,但決沒有出現任情發揮、添枝加葉的東西。我仔細地研讀了劉先生1983年香港版的《八極拳圖說》和1985年日本版(大柳勝譯)的《八極拳》,也看過劉先生的門人王志財君所演練的八極,從內容上看,劉先生所傳八極拳主要由三部分構成,
第一是小八極,即我們所說的八極小架;
第二是大八極,即我們所說的八極拳單操和對接(亦名「對拆」)的合稱;
第三是六大開。
劉先生講到三者在八極拳堛疑鰜Y和位置時說:「它以小八極奠其基,大八極肆其術,六大開極其藝。」這個內容結構和講法與我們基本相同,也就是說與先父與先二叔傳系的內容大致相同(包括臺灣李元智、雲南何福生等先生所傳八極)。又經勘讀,我發現也與東北霍氏一系齊德昭、譚吉堂先生等所傳習的八極(大致是李書文先生三傳或四傳門人),山東李贊臣(韓化臣門人)一系,也都大同小異,並無太多差別。「大同」是說基本內容相一致,沒有數量上此多彼少的差別;「小異」是指在勁道上,抑或在某些局部結構、某些動作的名稱上幅度上彼此有所不同。這自然很正常。在基本內容上,劉先生恪守著八極「簡單而易學」的特點,對此,他有一段相當精彩的論說:
  「八極拳除不花俏之外,而且招式極簡單,學來不費事。只需用功練去,便有可成。其所注重,乃在練習時所下之功夫如何,絕不以繁巧複雜,或玄虛莫測之表面,來為難、來迷惑學者。」
  以「繁巧複雜、玄虛莫測」來自我炫耀,藉以迷惑初學者,不但是當代八極傳播中確有的現象,也是武術界司空見慣的現象,正在給中國武術造成危害,而抵制這個流弊的辦法之一,就是要像劉先生這樣嚴守師教,堅持傳統的醇正性。
  最重要的,劉雲樵先生還世守著乃師八極與劈掛相結合、八極與六合大槍相結合的兩大傳授特點,並且有所闡揚,有所恢弘。
  關於八極與劈掛相結合,劉先生的著作中都辟有專章加以闡發,而且他寫過一首耐人玩味的《八極、劈掛歌訣》,生動而透徹地闡明了二者的異同和相輔相成、珠聯璧合的關係,我曾在《八極拳古今談之四》一文中有所節引。我認為這是當代八極、劈掛文獻中最重要的作品,是劉先生文武學養的表露,絕非當代某些浮淺虛妄之作所可塵及者。
  劉先生沒留下六合槍的專著,我相信這是他固守八極以大槍為「內場藝業」的傳授原則,不肯輕易訴諸文字的緣故。據我所知,他不僅練槍,而且晚年曾在「武壇中心」向門弟子講析槍法,親自執大杆子演示大六合擁、挫、帶、環之法。傳八極而不研習大槍,當然是不可思議的,這也是真正的傳統八極與流俗八極之間的根本區別!據瞭解,劉先生的高足弟子郭肖波就正在拳槍結合上做著重要的試驗。在遙遠的加拿大,在他推動下,大槍比試成為八極比賽的專案之一,而且已經取得一定的經驗,受到北美武術愛好者的喜愛。

二、嚴謹樸實的武學學風
  武術是一門自成領域的特殊學問,有自已的學術淵源,也有自已一套相沿已久的學術規範。然而晚近以來,武術學風江河日下,出現了大量不正之風,其浸淫程度不是這堹鉬§o清楚的,故暫且不去談它。我只想說,近二十多年堨X現了大量武術著作,其中就有相當一部分應屬於粗製濫造之類,有些乾脆就是出自「謄文公」之手的竊攘之作。說實在,武術書籍數量與品質間的反差太大,我以為這正是我一再所謂當代武術淺薄化的一個重要標誌。相對於許多低俗的武術讀物而言,特別是相對於時下不一而足的八極拳圖籍而言,我以為劉雲樵先生的《八極拳術圖說》和它的日文版(以下稱《圖說》和《八極拳》),是嚴謹而充實的武學著作,表現出一個武術學者的應有的治學態度,充溢著了一種嚴謹樸實的武學學風。
  八極源流是個複雜問題。《圖說》在此問題上充分使用了民國《滄縣誌》的武術資料,特別是八極資料,但並非盲從,更不作人云亦云之談,而是對這部成書甚晚(1933年)所載史事又多所誤漏的地方誌,做了不少細緻入微的考辨,甚至於分析了某些訛傳的來源。不能說作者所有的考辨都是對的,誤漏亦所不免,但大部分考辨言之有理,對澄清八極拳傳播史上的某些問題大有幫助。僅此一端,就是目前所有的八極讀物未曾做過的,其學術價值自不待言。
  技術問題上,我前面講到了,《圖說》最大的特色是樸實而真切,沒有一點花俏玄虛的東西,某些勁力規律的論證,某些招勢的解析,無不開門見山,言簡義賅,直達閫奧。以我這個武術古籍探研者的一得之見,這正是中國古典武術圖籍的相沿已久的風格,是所謂「武學學風」中最可珍視的東西。而晚近以來「繁巧玄虛」之作比比皆是,真正能保持這種風格的又有多少呢?
  80年代中期,我與劉先生之間發生過一次文字糾葛,十多年過去了,然至今思之猶有所憾。
  《圖說》的源流部分專門講到了先父仲昆,其中有雲:
  「馬鳳圖、英圖、昌圖三兄弟原習劈掛,複隨先師學八極之藝。鳳圖曾任縣長之職。英圖曾在中央國術館任教。昌圖原為軍人,軍閥內戰時陣亡。年前在臺灣逝世不久的李元智先生,即在中央國術館得馬英圖、韓化臣、趙樹德三人傳授八極拳,並能發揚光大,先制定為館中之必修科,並將之普及軍中,為其功也。」
  據我所知,劉雲樵先生曾經見到過先父和先二叔,約在抗戰中的西安或蘭州,只是沒有太多交往。但劉先生對先父弟兄的基本情況是熟悉的,特別是他提到了並不為武術界所知的馬昌圖,儘管所記有失誤處(三叔于70年代中歿于天津)。劉先生以先父和二叔為李書文門下,這是我當年看到《圖說》後覺得不能接受並需要加以糾正的,因為日本朋友松田隆智的《圖說中國武術史》也取此說,來源應是《圖說》。為此,我在一篇借記者採訪而有所發揮的文章堙A對劉先生有所辯難。那時年輕,兩岸之間又有某種隔閡,於是我的文字未免生硬。後來,聽說有好事者將敝文送給劉先生,劉先生曾認真看過。不久之後,我又讀到日文版的《八極拳》,看到其中有關文字已做了修改,「複隨先師學八極之藝」一句,改成「後與先師交流了八極拳」,而且加多了關於先父武術事蹟的文字量。同時,書末還附有松田隆智執筆的《八極拳的現狀》等內容,重點介紹了馬氏一門的八極拳成就。日文版曾經劉先生親自過目,有關改動和增補顯然是經過劉先生同意了的。此事對我觸動甚大!從這個細微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位武術家的器局和風度,看到一位武學學者嚴謹而坦誠的學風,使我獲益良多,感慨良多。
--------------------------------------------------------------------------------

<關於八極我仔細地研讀了劉先生1983年香港版的《八極拳圖說》和1985年日本版(大柳勝譯)的《八極拳》,也看過劉先生的門人王志財君所演練的八極,從內容上看,劉先生所傳八極拳主要由三部分構成,
第一是小八極,即我們所說的八極小架;
第二是大八極,即我們所說的八極拳單操和對接(亦名「對拆」)的合稱;
第三是六大開。
劉先生講到三者在八極拳堛疑鰜Y和位置時說:「它以小八極奠其基,大八極肆其術,六大開極其藝。」這個內容結構和講法與我們基本相同,也就是說與先父與先二叔傳系的內容大致相同(包括臺灣李元智、雲南何福生等先生所傳八極)。又經勘讀,我發現也與東北霍氏一系齊德昭、譚吉堂先生等所傳習的八極(大致是李書文先生三傳或四傳門人),山東李贊臣(韓化臣門人)一系,也都大同小異,並無太多差別。「大同」是說基本內容相一致,沒有數量上此多彼少的差別;「小異」是指在勁道上,抑或在某些局部結構、某些動作的名稱上幅度上彼此有所不同。>
按:關於此點,我在拙著的大八極拳一書中比較過,並附有圖片說明之。所以見解和馬先生很別不同。我覺得兩者之間差異不小,但各有優劣,不用故意去掩飾。

<與劈掛相結合,劉先生的著作中都辟有專章加以闡發,而且他寫過一首耐人玩味的《八極、劈掛歌訣》,生動而透徹地闡明了二者的異同和相輔相成、珠聯璧合的關係,我曾在《八極拳古今談之四》一文中有所節引。我認為這是當代八極、劈掛文獻中最重要的作品,是劉先生文武學養的表露,絕非當代某些浮淺虛妄之作所可塵及者。>
按:關於這一點,個人也很推崇,真的寫的很好,能把兩者之間的關係,點的微妙微肖。

<《八極拳術圖說》和它的日文版(以下稱《圖說》和《八極拳》),是嚴謹而充實的武學著作,表現出一個武術學者的應有的治學態度,充溢著了一種嚴謹樸實的武學學風。>

按:這個圖說是否就是武壇雜誌上連載而香港麒麟出版社出的書呢?
如果是的話,那組手就不是很嚴謹了,但這只是我個人的觀點,沒有定論。
總而言之,馬先生這篇文章對劉大師的了解,有貢獻,特在此轉載。

回頂端

朝炫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七月 17, 2006 10:2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現在國人的學歷普遍都大學以上,受了多年的科學教育。
在方法論上,基本上也有一點認識。
但是學了國術就迷信了,就以為人的作為能超越科學,物理,力學等。
甚至有人說學了易筋經,手上會發光。
是真的嗎?手上的細胞特化成發光細胞了嗎?
您從國小開始學生物學,您想想可能嗎?生物如此進化的嗎?
您也醒醒吧!
連世界一流的格鬥家,都沒什麼神話,怎麼可能在中國只要不是現代人就有神話呢?
只要現在學習國術的人,能客觀、科學,不用意識形態作事,便能看出世界各國武學的優劣,如此才能精準學習。
面對國內的武術亦是如此,
我個人雖然對劉大師的教學法有些執疑,但基本上對劉大師在台推廣八極拳的貢獻是推崇的。
「對劉大師的教學法有些執疑」是我對八極拳真理的追求。
「劉大師在台推廣八極拳的貢獻是推崇的」是我對劉大師承先啟後的用心,感佩。
您們不能把兩者混為一談。以為我對大師的拳理的執疑,就等於我對大師人格不敬。
這是不對的。
如果對牛頓的學理不懷疑,那來愛恩思坦的相對論呢?
不對相對論的懷疑,那來天文學上的黑洞理論呢?
而這就是進步。
古代的治鐵不及今人,這是科學進步。
那麼古代的體育不及今人,也是事實。
那麼有什麼道理古代的武術家比今人要強呢?
現代人能宏觀各門派的內密,這是古人所不及,這也是事實,
那麼您為何要沒信心呢?一定要以古非今呢?
用科學方法,能事半功倍。
用研究法,已博通武學,您一定要有自信。

回頂端

多寶塔



註冊時間: 2005-12-04
文章: 28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八月 01, 2006 10:30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劉先生沒留下六合槍的專著,我相信這是他固守八極以大槍為「內場藝業」的傳授原則,不肯輕易訴諸文字的緣故。據我所知,他不僅練槍,而且晚年曾在「武壇中心」向門弟子講析槍法,親自執大杆子演示大六合擁、挫、帶、環之法。傳八極而不研習大槍,當然是不可思議的,這也是真正的傳統八極與流俗八極之間的根本區別!]

馬先生對八極的分類很簡單,分為練六合槍的傳統八極與不練六合槍的流俗八極,
六合槍搖身一變成為了八極的必練而且區別的重要標的。

大槍為[內場藝業],可以請問馬先生:不練六合大槍可不可以得八極真傳?

如果可以,所謂的[內場藝業]並無意義,因為拳與槍已然無關。
不是六合槍才是槍,這世上還有其他大槍法,所謂的內場藝業也只是在槍法上做文章,牽扯不到拳法上。

如果要練槍才練得好拳,為何不一開始就教大槍?
那些馬先生所謂的流俗八極不正是自命為傳統八極的人教出來的嗎?
馬先生交弟子是一開始讓他們變成流俗八極,還是一開始就讓他們變成傳統八極?
這樣的說法如何對那麼多練八極的人交代的過去?

除了八極拳還有哪種拳必須要學會特定兵器才會那種拳的?
八極真的那麼特殊?
_________________
願取紅塵爐中雪
散做人間照夜燈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多寶塔



註冊時間: 2005-12-04
文章: 28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八月 01, 2006 10:4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學了多年八極拳的人看到此文不知道是如何感受?
學了八極覺得不夠厲害是因為沒學六合槍,而不是八極拳上面的學習問題?
而六合槍有沒有內傳密傳的問題呢?
六合槍有沒有更加[內場藝業]的東西呢?
最近劉雲樵大師的嫡傳弟子葉啟立先生還說要學會八極拳其實不是要學大槍,而是要學會現在沒幾個會的八極棍,
因為李書文大師表面上練槍,其實暗地裡練棍,他的關門弟子劉雲樵大師才知道此事,
劉大師的八極棍也沒傳太多人,而葉啟立先生正巧是其中之一。

這都拐彎抹角說其他人都不懂八極拳,只有他會的說法。
而我現在也有說法,我想說:各位大師,你們真是夠了!!!
_________________
願取紅塵爐中雪
散做人間照夜燈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朝炫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八月 01, 2006 11:4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上帖的參考文獻是台灣武林雜誌的葉啟立先生所著「李公書文的八極拳思辦」一文,收錄在我著的六大開一書中的附錄堙C
你去比較原文就可明白了,

回頂端

無言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一月 06, 2006 4:2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拿八極連環來討論這個問題好像不太對題
八極連環是套假拳 他是用法而不是練法
蝟縮式本來就不算是八極的東西
說劉雲樵功力不夠 那可能你還停留在明勁的階段
用兵器來區隔藝業這本來就是傳統 並非只有武壇如此 有區隔是當時環境如此 不能用現代眼光論定

回頂端

琉璃



註冊時間: 2005-12-01
文章: 14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一月 06, 2006 12:4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言 寫到:
拿八極連環來討論這個問題好像不太對題
八極連環是套假拳 他是用法而不是練法
蝟縮式本來就不算是八極的東西
說劉雲樵功力不夠 那可能你還停留在明勁的階段
用兵器來區隔藝業這本來就是傳統 並非只有武壇如此 有區隔是當時環境如此 不能用現代眼光論定

無言兄您好,
您的兵器論我沒太大的意見,
能否說說看您所說的"八極連環"是套假拳的意思是?
另外"蝟縮式"不是武壇八極的東西那是那套拳的東西?
可否談談您所謂的明勁階段外是否還有其他的階段?
如孫錄堂前輩所說的明、暗、化三種勁的分類?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阿里不達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十二月 06, 2006 1:44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言 寫到:
拿八極連環來討論這個問題好像不太對題
八極連環是套假拳 他是用法而不是練法
蝟縮式本來就不算是八極的東西
說劉雲樵功力不夠 那可能你還停留在明勁的階段
用兵器來區隔藝業這本來就是傳統 並非只有武壇如此 有區隔是當時環境如此 不能用現代眼光論定
Crying or Very sad
請問:如果八極連環是套假拳,那劉大師是教假拳的囉?那跟著學的人,都學了假拳,那臺灣就有一堆學假拳的人了!那或許也是臺灣的特色了!
用法與練法又有什麼差異呢?有大大的不懂,還是請教一下高明的人吧!

回頂端

阿里不達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二月 07, 2006 1:19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言 寫到:
拿八極連環來討論這個問題好像不太對題
八極連環是套假拳 他是用法而不是練法
蝟縮式本來就不算是八極的東西
說劉雲樵功力不夠 那可能你還停留在明勁的階段
用兵器來區隔藝業這本來就是傳統 並非只有武壇如此 有區隔是當時環境如此 不能用現代眼光論定
Sad一般拳家甚少換步用法,因為換步漏洞大,為拳師所忌,而李公八極拳幾乎步步前進,左右上步打,若不換邊也以滑衝步前行,符合歌訣:「打人全在兩步中。」
如何換邊上步?單腳著地轉身,要求單腳穩定度要如雙腳一般穩固,所以李公八極拳初練時,以「跺步」為基礎,訓練單腳胯、膝、踝的穩定,另一腳則要輕靈便利,可隨時邁出,落步時,隨身轉換煞住,底盤堅實。
身法在轉換時,上下、前後、左右往丹田集中,身體壓縮一毬,旋轉換邊速度越快,則漏洞越少,且經得起撞擊,所以八極拳強調「蝟縮式」。換邊後,同時以身體拋出,一片射入,全身一起鞭開,手法隨身法,同時落點。
八極拳受棍的影響,在於練雙手如一手,練一腳如兩腳般穩固,另一腳可輕靈活便,而換邊上步,全身蝟縮一毬,身法隨手法、步法側身偏進,一片射出,如橫行直闖(撞),如此可守中、攻中,切入對手中線,所以用法大都走中門為主。

這是葉啟立先生的原文,明明它是劉大師極跟緊的關門弟子,蝟縮式一詞出處,怎說這個不是八極拳的東西?感情是劉大師傳錯了?不過霍家的與吳氏的,印象中沒見過。

回頂端

阿里不達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二月 08, 2006 1:1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言 寫到:
拿八極連環來討論這個問題好像不太對題
八極連環是套假拳 他是用法而不是練法
蝟縮式本來就不算是八極的東西
說劉雲樵功力不夠 那可能你還停留在明勁的階段
用兵器來區隔藝業這本來就是傳統 並非只有武壇如此 有區隔是當時環境如此 不能用現代眼光論定
Crying or Very sad 華聯出版,葉明雲編著,八極拳秘訣有這麼一段話「八極連環拳套路是近代參照古傳的小八極拳、大八極拳和六大開拳的套路而選編成的」。
麒麟出版,劉雲樵著,八極拳術圖說之八極連環拳周明永示範,有這麼一段話「八極連環拳係根據小八極作基礎,大八極架勢擴張,加上六大開功力,綜合演變而成連環應用手法之拳術」,且得小八-大八-六大開之後才能學習。
言之鑿鑿,是近代編來的,怎好說是假拳呢?頂多說是自家編的,怎麼也不假呀!
不然,霍氏的應手拳,吳氏的八極小架十二路也成了假拳了嗎?
再說,堂堂中華民國總統府侍衛隊,學了劉大師的八極拳,結果,打了套假拳,唉!情何以堪啊!
再說嘛!哪天咱們中國的八極拳要真跟臺灣的八極拳幹起來,臺灣不也要秀一點有臺灣味道的八極拳嗎?你拿什麼去跟他幹呀?當然得拿跟他們都不一樣的東西嘛。兵不厭詐囉。
若是編的拳,有一定的武學理論,又有實用性,用的招式也不離八極、劈掛,何妨?窮則變,變則通嘛!
您看電影的醉拳,造就了多大的市場,捧紅了多少的明星?李連杰還打過醉劍呢!可那拳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回頂端

阿里不達
訪客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二月 10, 2006 1:0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言 寫到:
拿八極連環來討論這個問題好像不太對題
八極連環是套假拳 他是用法而不是練法
蝟縮式本來就不算是八極的東西
說劉雲樵功力不夠 那可能你還停留在明勁的階段
用兵器來區隔藝業這本來就是傳統 並非只有武壇如此 有區隔是當時環境如此 不能用現代眼光論定
Crying or Very sad 蝟縮式看起來不是葉啟立先生第一位提出來的。麒麟-八極拳術圖說第78頁,八極拳散手有寫到。武壇雜誌1971年1卷3期八極拳術述略(下)署名徐緩的先生(?)在第11頁中亦寫到:八極應用對敵之基本姿勢,一曰「三尖對」、一曰「蝟縮式」。所謂三尖對者,就是鼻尖、手尖、足尖這三個尖要對準在一直線上之謂。所謂蝟縮式,乃是應敵之時,蜷曲了身子,求低、求小的一種方法。但他又不是害怕、躲藏的怯敵姿態。而是雖然蜷曲,但卻如同刺蝟似的一縮身、就豎起了全身的箭毫,以戒備應戰的式子。我的式子越低越小,則可能招致攻擊的面積亦越小;而攻擊來時,我手足顧應招架所要移動的距離亦越短。有機會攻人時,可以立刻發動,不必先作內收之準備動作,最是快捷,方便。
可見咱們武壇老早就用蝟縮式作應敵的基本式了,誰敢說這不是我們八極的東西?那你又是什麼東西?
不過它既然是應敵的體式,那麼與葉先生談的狀況又好像不太相同呦!真是不達。而八極拳散手中有劉大師應敵的照片,不過卻看不出有蝟縮式的應敵體式,真是再一次不達。

回頂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格鬥八極武學討論 首頁 -> 天山論劍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4頁(共9頁)

 
前往:  
可以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oftGreen phpBB theme by DaTutorials.com
Copyright DaTutorials 2005